臺灣百年老店特輯4 –合隆毛廠

與時俱進的長征之途 合隆毛廠的百年飛行

676期

498
0
3
文 李偉涵 圖 陳卡文、合隆毛廠、4 Deserts

在世界上最險惡的環境中奔跑七天六夜,身上必須背負著食物、睡袋等重達八公斤的行囊,還要忍受從零下低溫到攝氏40度高溫的極大溫差,當腳步陷入如同地獄的沙丘時,一定有參賽者邊跑邊想:「為什麼我要來這裡?」但對耗時兩年、征服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的合隆毛廠總裁陳焜耀、董事長陳彥誠父子來說,「不要放棄,堅持下去」就是唯一信念。

如今陳彥誠一身筆挺西裝,坐在合隆毛廠的辦公室,幽默地分享著:「雖然很想說跑完這一趟就能成為一個好的經營者,但事實上並不會,否則每個參賽者應該都是好老闆吧!不過不能否認,在極地中奔跑,能提升一個人的心理素質,培養『持續練習、努力不懈』的態度。」

「堅持」開創百年基業

創立於1908年、主打羽絨製品的合隆毛廠,是臺灣唯一一家百年羽毛廠,好幾個對企業發展影響深遠的關鍵,都和這百年來的臺灣歷史息息相關。

1937年中日戰爭開打,經營「合順行」,專作銅、鐵、羽毛等二手貨物貿易的第二代陳聚水抓住時勢,與日本商社合作,生產軍用衣,為往後的百年打下根基;1950年韓戰爆發,美國需要大量羽絨原料,然而當時除了臺灣,其他的羽絨出口國皆為共產國家,在壁壘分明的政治氣氛下,美國只能轉向同為民主陣營的臺灣收購,合隆再次趁勢飛行,邁入國際。

之後數十年掌握臺灣經濟起飛趨勢,並隨之展翅高飛,成為臺灣三大羽絨家族之一,然而一波波順勢而起的風光背後,內部卻也數度經歷幾乎動搖根本的危機,如1990年面臨分家、收山的抉擇,以及2008年金融海嘯的衝擊,更別說日本客戶跳票、中國安徽廠的叛變等,合隆見證時代遞嬗,也寫下自己的歷史。

第五代接班人、現任董事長陳彥誠,冷靜地檢視這百年軌跡。「合隆能夠抓住這些歷史事件的契機,順勢而上,很大一部分是運氣,我的長輩們只是抓準時機、做對決策,而且幸運地成功了。但我也明白,除了運氣、決策之外,形塑他們人格特質的『家風』也很重要。」

而什麼是合隆傳承五代的家風呢?陳彥誠說:「即使時機不好,也『不要放棄,堅持下去』。」

審時度勢 掌門人經營心法大不同

堅持完成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的陳家父子,確實繼承了這份特質,並展現在企業經營的決心上。比如陳焜耀面臨分家危機時,讓出集團金雞母的新加坡子公司,賣房、賣股票也要把兄長手中的臺灣合隆股份全部買下,雖然七家工廠陸續關到剩下桃園大園廠,他仍堅持守住家業,一路打拚四十多年,打造出亞洲布局最廣羽絨原料供應商的規模。

而陳彥誠進入合隆第二年,就被父親派往黑龍江杜爾伯特蒙古自治區的北大荒趕工建廠,要向大自然搶時間,在冬季來臨前建好,而事後回想這件不可能的任務,陳彥誠也只是淡淡地說:「就是好好地完成它。」如果沒有「堅持下去」的信念存在,很難成事。

然而,「即使『堅持下去』是一個家族五代都在貫徹的信念,但不同時代的經營者所需要的特質與能力也不同。」陳彥誠客觀地說:「在我爺爺的時代,市場的規範體制還不健全,充裕的政商關係確實可以事半功倍;在我爸爸那一代,因為所有基礎都從零開始,也就形成了他強人式的領導風格。商場上的良好關係、親力親為的做事方式,這些特質我當然仍必須保有,但面對市場不斷變動,以及越來越龐大的事業體,僅有這些能力已經無法回應當下的各種狀況了。」

陳彥誠也接著比較起自己與父親的帶兵風格。「我父親能力很強,是一架戰力十足的戰鬥機,他能夠從分家的動盪中重新站起來,和他事必躬親的態度有很大關係,不論是客戶或上下游廠商,他幾乎都是親自拜訪。但二十年後,我們的事業體已經大到無法由一個強人來全部支撐,企業內部必須進一步組織化、系統化,讓各個事業體具備頭腦,自己動起來才可以。」最後,陳彥誠還笑問一旁同事:「對吧?你們也覺得以前和現在有很大的不同吧?」大家也深表認同。

掌握原料 從中創造新價值

陳焜耀曾說:「原料是合隆的王道。」他在2018年出版的自傳《鴻毛之重》中也提到,除了採用獨資經營的模式布局對岸之外,在其他海外市場則改變作法,與當地廠商以合資方式設廠,深入世界各地的原料產地,從源頭獲得第一手資訊,再加上全球客戶隨時提供各種原料品質現況與價格,經過多方面收集、分析、判斷及歸納之後,在內部建立一個從珍稀到大宗一應俱全的全球羽毛原料資訊平台,也讓合隆在原料採購上,總是比競爭對手早一步掌握市場價格。

「好的原料才能做出好的商品。」陳彥誠也肯定掌握原料資訊是合隆的利基,但在瞬息萬變的市場,要與競爭者拉開距離,光靠好的原料是不夠的,還必須化被動為主動,從消費者的需求出發。

就以2016年他再造的品牌「合隆羽藏」為例,這個新品牌要如何與市場既有的羽絨產品作出區隔?「其他人可能會想:『我要如何做出一條好被子?』但我希望知道的是:『客戶想要怎麼樣的睡眠品質?』好的睡眠品質才是做一條被子的宗旨。」陳彥誠認為每個人對「睡得好」的定義不同,如果忽視這個事實,大量生產一致化的商品,就失去成立新品牌的意義了。「因此我們主張類客製化,根據客戶希望獲得的睡眠狀態,透過科學分析,找出最適合他們睡眠溫度的羽絨被。」

由於布、線、羽毛的收縮率不同,水洗後不是羽毛跑出來,就是羽絨結成一團,加上家中也未必有適合的收納空間,所以羽絨被的清潔、收納,常常讓消費者傷透腦筋。陳彥誠在規劃新品牌時,就更進一步想到這點,「我們首創從清潔、收納全包的售後服務,幫消費者解決痛點。」

在擁有好的基礎後,如何能在其中誕生出新的價值,順應市場改變,是一家企業能否繼續走下去的關鍵,否則任憑其規模再龐大,一旦不被需要,最後就只能消失,陳彥誠認為這也是合隆毛廠往後必須努力思考並實踐的方向。

凡事無法一蹴可幾 著眼當下求精進

氣候暖化、原料波動這些外在環境的劇烈變化,是合隆不可忽視的挑戰,但陳彥誠認為這不是停滯的藉口。「景氣好的時候,也有人會倒;景氣不好的時候,還是有人能賺大錢。所以企業經營者在抱怨環境如何不好的同時,是不是也該花點時間來檢視自己?」

陳彥誠說起這些,總是游刃有餘,不但是他經歷了諸多風波後才能保有的淡定與從容,也是跑馬拉松對他的啟發。「馬拉松是一個不能中斷、必須持續訓練的運動,沒有一蹴可幾這件事,也不會因為這一次成功跑到終點,就保證下一次也能順利達標。對企業而言,一個好的點子或許可以成功一段時間,但如果就此自滿,終究會停滯不前。」他甚至在最後反省起自己:「最近我的運動量不足,代表自我管理還不夠,導致抽不出時間來運動。這層檢視也讓我知道必須先把自己管好,才有可能管理好一家企業。」

不論談到合隆的百年歲月是否會成為企業的包袱,或下個百年會是什麼面貌,他都笑著說:「不要想太多。」似乎也呼應了他隨時保持清晰思緒、凡事著眼當下的經營哲學,就像在惡劣的極地環境中跑馬拉松一樣,擬好一切策略、備齊所有裝備,剩下要做的事就是—「不要放棄,堅持下去」。

合隆毛廠的百年心法

第四代傳人陳焜耀:「忠厚能招天下客,善良能聚天下財。」品質好、服務好、信譽好、價格公道,路就能走得長遠。

第五代傳人陳彥誠:「與時俱進」才能在環境中求新求變,而家風傳承下來的「使命感」是支持我一直走下去的精神支柱。

相關文章

臺灣百年老店特輯6─瑞成書局

臺中公園車水馬龍的雙十路旁,瑞成書局大樓靜靜矗立,它不像時下當紅的書局,沒有華麗亮眼的裝潢,只有質樸......

專業攝影師傳授秘技 用手機描繪夏日記憶 旅拍不NG

攝影器材從早期的底片機,到數位相機、數位單眼相機的時代,再到西元2010年第一台微單眼相機Sony ......

臺灣百年老店特輯5─振發茶行

走進全臺最老的「振發茶行」,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約莫一坪大小的木製古董收銀櫃,上頭擺著約60份已用書冊......

臺灣百年老店特輯3–南屯犁頭店

磚爐內,鮮紅的炭火燒得正旺盛,堅硬的金屬隨著高溫漸漸軟化,師傅看準時機,夾起燒得透紅發亮的鐵材放在牛......

臺灣百年老店特輯2─郭元益糕餅

創立於西元1867年、今年已堂堂邁入153歲的郭元益,百年來始終以餅食的味覺印象,留在每一代人們的舌......

臺灣百年老店特輯1─丸莊醬油

假日午後的誠品書店,除了書香之外,竟然還飄出陣陣醇厚的醬油香氣,尋著這股迷人的味道前進,已經70多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