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電月刊 - 打開電力新視野

路上觀察學特輯08—戀戀鐵窗花 透視道地臺灣WAY

704期

128
0
0
文、圖—老屋顏工作室

看多了不鏽鋼、鋁門窗的剛硬,偶然見到開在民宅上的鐵窗花,其多元的線條、圖樣,讓屋舍與街道籠罩復古氛圍。專屬於臺灣的鐵窗花,是時代與文化交融的印記,也是人們傳承家族故事的見證。

在影視畫面中匆匆一瞥異國風景,若撇除街上行人、招牌文字,只靠建築立面透露的線索,如何猜出是哪個城市呢?以臺灣為例,那畫龍點睛的辨識關鍵,或許正是「鐵窗花」。

「我們這排房子是幾位同窗好友和親戚合資一起蓋的,格局看似相同,但磁磚呀、鐵窗呀,圖樣(樣式)都不一樣,畢竟每個人都想把自己家裡弄得更漂亮嘛!」一位路上偶遇的屋主難掩笑意地說。注重家宅美觀,隱含著臺灣人重視家族傳承的思想文化,乘著她的話語環顧街道,短短百餘尺,家戶間果真同中求異,剛硬鐵條在各扇窗上開出微妙、細膩花樣。嗯,這或許是點燃老屋顏開始紀錄鐵窗花的火苗。

鐵工師傅簡稱鐵窗花為「鐵窗」或「花窗」,長久以來被視為近代建築裝修產物,鮮少受到關注,也沒人做過系統化整理。2013年起,老屋顏從南到北,跨出臺灣本島走進離島,一路拍攝紀錄。除了漫步各地舊市街感受昔日榮景,在老建築上尋覓鐵窗花蹤影;也走進鄉村,仔細訪尋每一處民居。在一次次的「採集」旅行中,不斷貼近臺灣庶民住居文化。

「花」說從頭 鐵窗上的時間流轉

臺灣鐵窗花的發展,可從日治時期的官方建築一窺端倪,例如高雄驛(今高雄鐵路地下化展示館)的「牛眼窗內放射狀八劍型鑄鐵裝飾」(昭和16年,西元1941年)。這些鑄鐵欄杆、格柵窗的技術運用,逐漸流傳至仕紳宅邸。因此,具西洋藝術風格的花卉、藤蔓與S型渦捲等線條,成為昔日商貿雲集的老街洋樓、街屋上兼具實用及美觀的裝飾。然而,昭和12年(1937年)二戰開打,隨著戰情吃緊,物資短缺,日本政府頒布「戰時金屬類回收令」,拆下許多鐵窗、欄杆與裝飾物件。時局動盪讓建築裝飾工藝的發展,像被截斷的窗台鐵條一般戛然而止。

二戰後,百廢待舉的臺灣雖生產鋼鐵,初期仍以重建與國家建設為當務之急,民居運用相對較少。至1960年代,經濟重心由農業漸轉為工業,如逐水草而居,城鄉人口因就業需求轉移,紅磚平房也改建為透天厝或公寓大樓以滿足住居,緊密相連的生活環境促使防盜需求提升。都市建設的腳步持續,鐵材的品質及價格則在1971年中鋼成立後達到穩定。原料商、鐵工廠與半成品供應商,以扭轉、焊接與沖床等工序,讓原本平凡無奇的黑鐵成了既實用又美觀的住家裝備,加速了臺灣鐵窗花文化的發展。

「何處有花?」 被遺忘的尋常美景

走走停停,時不時以相機刻劃老房子身影的我們,常被誤認為觀光客、衛生稽查員或是都更業者。平日拍攝行程似乎打破了鄉間的寧靜日常,屢屢被問:「少年ㄟ ,你們在拍什麼?」,「我們在拍鐵窗,鐵窗花的圖案很漂亮。」娓娓道明來意,老人家對我們的造訪總是感到新鮮,樂見有人欣賞他們家「醜醜的老厝」,以自信、謙虛又熱情的神采,分享屋裡屋外的妙趣故事。

有時候,鐵窗上的特別圖案,連長年定居的屋主也未曾發現。「哪裡有花?你指給我看。」屋主充滿疑惑神情。或許現任屋主並非房屋第一任持有者,少了參與創造自宅的過程,印象便淡薄了些,也可能習慣成自然,日日所見總容易忽略。昔日委請鐵工師傅特製或蘊藏小故事的鐵窗花隨著時間凋零,成為「沒什麼特別」的街道風景。我們突如其來的造訪,刺激了屋主的美學感官,眾人屏息欣賞,隨即熱切比劃、分解著窗上的幾何圖騰、花卉線條,聊起建造年代、街區變化。腳步來回移動,透過與鄰屋鐵窗的比較,也可能推敲出當地流行的鐵窗花式樣。

地區限定 窗前門上的流行指標

當拍攝案例逐漸累積,我們赫然發現鐵窗花的圖案也有「地區限定」。雖無法用筆尺在地圖上畫分出確切區塊,卻能在鄰近民宅找到類似的構圖、元素,彷彿隨風飄散自然萌芽的花草,放眼望去皆是相同景緻。這種現象並非偶然,曾訪談過的老師傅提過:「我們那年代做鐵窗的工廠很多,不見得每間工廠都有制式化型錄,但總有慣用模具和擅長圖案。因為接案的地緣性,所以造就出各地不同的花樣。」各地流行,或該稱為廣泛使用的鐵窗花圖案,有時來自鄰里間的口碑推薦,親友家宅裝修紛紛找上同一位鐵工師傅。在相同的模具、手法施作下,打造出相似的鐵窗花。

談起誤打誤撞造就的「流行」,高屏地區常見的「祥雲」即是鮮明例子。早年訂製鐵窗,若屋主沒有特別指定圖案,即由鐵工廠全權處理。看似天馬行空的線條變化,除了考驗鐵工師傅的巧思,偶爾也來自同業觀摩以及向傳統紋樣致敬。這些廣泛運用於民間建築的紋樣,歷經數百、數千年的時代考驗,從純粹的視覺美學逐漸賦予吉祥意涵。例如,廟宇中的壽字、雲紋,皆是連續延伸圖案,常用於壁面彩繪、石雕與鐵窗構圖,讓信眾感受到祥和。這種祈求平安祥瑞的裝飾手法從廟宇流傳至民居,比如常駐於高雄阿蓮薦善堂辦公室窗上的白色祥雲,就朵朵飄進了周邊民宅,家戶間漆上各異色彩,似乎成了神話故事中的「七彩祥雲」。相同式樣的祥雲豐富著高屏地區,緣於何處雖難以考究,卻在一次次線條微調及圖案組合之下,成為窗上的地區印記。

寄情敘事 高度藝術性的鐵窗創作

藝術創作般的「畫作型鐵窗花」通常具有特別主題,直白地呈現屋主的嗜好、宗教信仰或建築空間的功能。我們曾在前往臺灣首廟天壇的途中,發現一面看似恣意由抽象線條組成的窗,上頭隱藏著象徵多子多孫的葡萄與鸚鵡;在高雄某待改建的國中舊校舍,透過棒球主題鐵窗花,立刻辨得所在位置為閒置的體育室。鐵窗花不開口,也能傳達許多訊息。

此類作品中,尤以「龍鳳呈祥」主題備受青睞。臺南、新竹至宜蘭,各派鐵工師傅展現獨特風格,民間信仰的祥瑞神獸結合了守護家宅安全的鐵窗花,效果加成,心也多安幾分。位於宜蘭頭城的「龍鳳鐵窗花」,早已是路上觀察者不容錯過的景點,每每經過總是潔淨如新,鮮明的黃白藍紅四色漆,為龍鳳、白雲、海浪及紅火的手繪感線條增添光彩。那是50多年前,由老屋主委請擅書畫的鄰居構圖,鐵工廠手工打造而成,窗裡窗外盡是鄰里間的好情誼。位處多雨的宜蘭卻能常保如新,則歸功於現任屋主的細心打理。定期重漆的工序是防止鏽蝕的不二法門,不但承襲老父親重視家宅的心,鐵窗上保有鐵工師傅的技藝,也延續了家族回憶。

1990年代,臺灣工業走向自動化,有別於傳統黑鐵鐵窗花仰賴人力,材質堅硬、不易延展的不鏽鋼透過規格化製作,出廠後可快速組裝,間接限制了人們的想像。與幾何重複型的傳統鐵窗花相比,不鏽鋼窗或許並不遜色,但終究難以取代線條曲直繁瑣,蘊含故事性的手工鐵窗花。製作傳統鐵窗花的技術尚未失傳,近年也多有鐵工師傅復刻再製,不過,考量到街區市容的協調感,在調性不符的屋上裝設復刻鐵窗未必加分。若家中仍裝著舊鐵窗,稍加清潔維護,線條間略為泛黃鏽蝕的痕跡,又何嘗不是時光淬煉下的精彩呢?鐵窗花不只是一扇窗,而是那個年代紛呈的臺灣風景。

領路達人

老屋顏工作室

由辛永勝、楊朝景組成的「老屋顏工作室」成立於 2013 年。「老屋顏」即「老房子的容顏」,多年來團隊實際走訪各地,收集有關臺灣老房子的影像,紀錄鐵窗花、磨石子、磁磚等新建築上不再使用的老屋元素,拍攝收集各個建築年代的老房子建築立面、裝飾,除了持續於Facebook「老屋顏粉絲團」上分享,在臺灣與日本也已出版數本著作,最新作品為 2020年的《老屋顏與鐵窗花》(馬可孛羅出版社)。

相關文章

路上觀察學特輯09—都市採集正夯 路邊野花草藏生機

平凡雜草可以煮成美味炒飯,路邊野花能做成可愛花冠。非常時期,你跟植物熟不熟?救命技能可能就來自懂得如......

旅人行腳─恆春不只斯卡羅 走讀車城海岸風土

恆春半島特殊的地理位置,造就了豐富多樣的自然資源。來自各方,不同族群的人們受到吸引,在數百甚至數千年......

節令生活─七娘媽賜福 鬼月的新生滋味

農曆7月到了,暑氣正盛,我心裡卻想著,如何在這個疫情時代張羅糯米、豬肉、香菇蝦米,還有雞肉等食材,要......

食農教育—理想生活好自然 到南澳品山海嘗在地

山在裡頭,海也在裡頭,低調的南澳懷抱豐富情調,一不小心被黏住的生活是一首首美好的田園交響詩。以食物分......

路上觀察學特輯07—飛來「燕」福 簷下共居啾有感

穿梭飛翔的小小身影忙進忙出,騎樓樑柱、屋簷下騷動起來,捎來春天的訊息。這些拜訪臺灣的候鳥─家燕,是與......

旅人行腳─山海連線 西湖溪畔桃花源

走入苗栗西湖溪流域,客家先民篳路藍縷拓墾的層層梯田與清澈水圳,傳承百年里山智慧,也許諾保護石虎的棲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