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臺灣新世力特輯01 ─梨理人農村工作室

不「梨」不棄 農棄再生循環

685期

413
0
0
文─黃郁晴 圖─梨理人農村工作室

臺灣是豐饒之島,四季豐碩果物更是農業的驕傲。然而,很少人會關注果樹木的另一個產出物—農業廢棄物。「梨理人工作室」兩位年輕人,以「農棄再生、循環經濟」為初衷,一頭栽入農業友善循環的事業。

初冬來到臺中后里仁里社區,藍天襯著山坡上剛接枝完成的光禿梨樹,此刻沒有農忙時的人聲雜沓,農村一片寧靜祥和。「梨理人工作室」兩位創辦人領著我們走訪一處配合果農的梨園,指著地上甫修枝完棄置一旁的枝條堆說:「你現在看到樹上的塑膠套、枝條上的絕緣膠帶、廢棄的枝條,都是我們投入農棄再生的研究內容之一。」

洄游后里梨鄉 打造「梨」想生活

徐振捷和林羿維兩位20世代的年輕人,一位是桃園人,一位則是臺北人,兩人在就讀臺中教育大學時期,參加農委會水保局所舉辦的「大專生洄游農村駐村計畫」,駐點在臺中市后里區仁里社區這處「梨鄉」,2個月期間,他們透過陪伴、觀察、農事參與、實地走訪農家,發現了「農業廢棄物」與「燃燒農棄產生空污」兩大問題,便提出農村循環經濟計畫,希望透過產業模式的改變,將梨鄉的理想生活重新實現。

「高接梨」是指將日本高海拔品種的梨樹枝條,與低海拔的臺灣本土梨樹嫁接,讓高山梨也能在中低海拔結果的技術。在生產為主的農村,具經濟價值的產出是農民唯一關注的事,而不具經濟價值的產出,例如果樹木修剪後的枝條、套果包材等,則被視為廢棄物棄置。2015年駐點時,徐振捷和林羿維就注意到,因農村嚴重缺工,每當高接梨採收後,嫁接枝條與牛皮紙套袋、膠布、泡棉等複合物,便被大量堆棄在空地並露天燃燒。含有塑膠、紙類、木材、金屬的複合垃圾燃燒後,山谷間陣陣黑煙、難聞氣味與煙塵,讓梨鄉天空不再乾淨蔚藍。

於是兩人從大學三年級執行大專生洄游農村計畫開始,追根究柢調查發現光是后里仁里社區,每年產出的梨梗與其他農業廢棄物,竟高達 2,590 公噸,更不用說燃燒產生的CO2碳排放有多驚人。以「減少露天焚燒,讓梨鄉藍天再現」為目標,徐振捷和林羿維先提出「農棄物的收集」、「農廢資材研發再利用」兩大主軸,結合村里長、清潔隊與農民,倡導農棄垃圾分類、集中清運,改變果農就地焚燒的既有習慣。再以梨樹接枝的梨梗為發想,創作獨一無二的農棄再生商品—「梨煙筆」作為行銷主軸。

2016年,在一片以糕點為主的臺中市十大伴手禮比賽中,「梨煙筆」異軍突起,榮獲十大伴手禮殊榮,讓更多人藉由認識「梨煙筆」關注到農棄物的冷門議題,也讓他們有大量曝光的機會,推廣「梨鄉離煙」的初心理念。

大四創業 研發、行銷、推廣樣樣行

徐振捷說,傳統農村主事生產,農民環保觀念不一定能與時俱進,加上農村缺工問題嚴重,農民四季都有農事要進行,處理農業廢棄物不具經濟價值,對他們而言就是額外勞動。

為了從根本扭轉,徐振捷和林羿維表示,頭幾個月他們都在整理農棄物,把牛皮紙套袋、絕緣膠帶、鐵絲、泡棉一一拆解分類。最後他們從農棄物中最大量的「梨梗」有了發想,型態特殊的「梨瘤」作成木頭鋼筆、原子筆,正好展現出使用者獨樹一幟的個性;筆直的梨梗則適合做成好握、好寫的鉛筆,各有所用。「梨煙筆」的「離煙」雙關語義呼應計畫宗旨,於是梨鄉的產業現狀,便從一支梨梗開始受到矚目,「農棄再生」的理念,也在產、官、學界有了廣大迴響。

徐振捷說:「政府對農業廢棄物的處理,目前還沒有明確規定,只有限制露天燃燒。但了解過後,發現其實生物碳的製作也是露天燃燒的一種可能產物。我們不會否定任何可能,而是透過不斷實驗,找出經濟、環境與人的平衡。」

2016年「梨理人農村工作室」創立,兩人當時還是大四生,創業是為了落實到產品販售階段,讓「農棄」變成「農企」,透過農棄物再生的企業模式,重新創造經濟價值,其獲利則可再次投入用於更多研究、研發、行銷、推廣與合作,形成農業永續循環。公司成立至今,透過延續執行大學社會責任實踐計畫、農委會水保局洄游農村計畫,以及慈濟慈善基金會的「青年公益實踐計畫」等案的輔導與支持,持續探討農棄再生、源頭減量的各種可能。

他們拜訪中興大學、屏東科技大學等學術界,以及農改所、水保局、環保署等政府機構,再到農夫端最常接觸的資材行及各地農村果園,試圖以農業專業為基礎,透過農夫實際操作的經驗回饋,替農棄物的再生利用創造更多思考面向。包括梨枝生物碳試作;購買破碎機倡導共享,將梨枝破碎用做鋪面;嘗試可多次回收使用的新材質套袋;嘗試以可自然分解的石蠟膜嫁接袋,替代無法分解的絕緣膠帶等。

林羿維表示:「香菇太空包有許多有機質,我們曾發想過梨木屑太空包,但是研究後發現梨木中的某個成分,可能會導致孢子無法發芽而作罷。發想、研究、實驗,就是這幾年我們持續進行的工作。」

市場考驗 理念、理想和理論的辯證

談起創業5年來的轉變,兩位創辦人不約而同表示:「學生時期執行計畫,一開始都想把理論套用在農村之中。實際執行後,才發現根本不是那回事!」大學念國際企業的徐振捷道出經驗談:「剛開始我也想用教課書所教的商品定價法則替梨煙筆定價,後來發現若依公式定價,這產品根本就賣不動。除了銷售與利潤,還有產品價值、市場期待等衍生問題需要多方衡量。」梨煙筆從一開始的400~500元,調整到目前的800~900元,就是因為發現隱形成本讓商品獲利降低,而若無獲利一切都是空談。因此他們透過梨煙筆2.0、3.0到4.0等附加價值提升,讓顧客埋單,也受到政府機構、企業的採購支持,讓公司得以穩定營運。

大學念社會發展的林羿維說:「產品無論賣多少錢,永遠都有人嫌貴,也有人覺得可以再提高售價。就像我們與農民溝通時,有些人是能理解循環經濟的觀念,但因人力不足、經濟效益低、作業方便等諸多考量,就是不會去執行。」4年來,兩人拜訪過的農戶約20戶,配合取用農棄物的約15戶,在推動集中清運農棄物部分,最終可配合分類的也只有5戶。在農村社區推動計畫,最重要的部分還是在於「人」,即使理念和計畫可行,如果沒有有力人士號召、上游資材行推介,想翻轉農村仍需要付出時間與努力。

兩位來自北部都市,沒有任何農村經驗的年輕人,以真誠態度深耕農村人事,這4年來已見具體成果。目前社區燃燒農棄物的現象已減少近8成,與鄉里長、清潔隊合作的集中清運,也逐步落實。現在只要發現露天焚燒,社區居民就會特別留意,慢慢地透過社區力量達到勸導與約束的效果。

農村小旅行 消費者也認同農棄再生

除了農棄再生商品,梨理人工作室也與臺中市后里區仁里社區、農民合作,在暑假高接梨產季舉辦「農村小旅行」,由農民擔任導覽領路人,帶遊客體驗採收、品嘗水梨甜美滋味,實際協助分類回收或動手DIY梨煙筆。小旅行的推動,不僅讓在地農民知道「原來農村生活、農棄議題是有人關注的」,遊客也透過親身到訪,真切感受生產者與環境的緊密關係。

未來梨理人農村工作室的規劃,是以「果樹木資源化」的目標,創作出代表性產品,做為循環經濟的基石。負責製作研發的林羿維說:「在各種農棄物中,木頭還是數量最多、最容易被忽略,同時也是可塑性最高的產物。除了梨梗外,我們也會開發更多果樹木作品。」例如以紅酒聞名的外埔區,與酒莊合作開發葡萄木開瓶器;或以硬度高的桃木,替東勢區打造出桃木印章。徐振捷說:「我們的立基市場很明確,因為這些農棄物原本就是原料端不會做的事情。將農棄物轉換為更有價值的商品,替農村創造循環經濟,這是我們4年來不曾改變的初衷。」

相關文章

發現臺灣新世力特輯02─「RE-THINK重新思考」創辦人黃之揚

環保社團「RE-THINK重新思考」善用社群媒體與設計的力量,將艱澀的環境議題玩出潮味,玩到贏得國際......

一首歌的時間─不想忘記的歌

如果「母語」用字面的意思解釋成「母親的家鄉話」,那麼我的「母語」該是蘇州話(吳語)。 我的外公外婆......

豆知識補給站─餐桌上的外星人 章魚綺譚

還記得最早的那隻章魚哥嗎? 這隻名喚保羅的章魚,在英國孵化,仙逝於德國奧伯豪森的 Sea Life......

綠野仙蹤─我與29種臺灣特有種鳥的相遇 (上)

36,000平方公里的島嶼上,有一些看起來很不重要,與生活完全不接軌的事,或許我們一輩子都不會知道,......

綠野仙蹤─我與29種臺灣特有種鳥的相遇 (下)

接下來我們要往山上移動。 29種特有種,約三分之二住在山上,一入淺山,最有機會遇到一整群繡眼畫眉,......

臺灣百年老店特輯12–三和瓦窯

走入高雄大樹舊鐵橋園區的三和瓦窯廠,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群孩童舞動著小手用小磚塊開心地堆出城堡、廚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