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電月刊 - 打開電力新視野

彭仁鐸的同理心哲學

675期

2038
0
2
文 李偉涵 圖 傅國誌

「心地好一點,霸凌少一點」粉絲頁與網路平台自民國104年成立至今,已走過近四年的歲月,一路走來,這座平台輔導、接觸一千多起網路霸凌或憂鬱症等案例,對於一個非營利、非典型、人數也僅有三人在運作的組織而言,這樣的成果不可謂小。

幫助了一千多人試著走出人生陰影的平台,發起的背後卻有一個令人心碎的故事。發起人彭仁鐸的妹妹、也就是藝人楊又穎,由於遭到同業與網友的言論霸凌,罹患憂鬱症,最後選擇在家中輕生。失去家人的痛苦與不甘,任誰都希望向當事人討回公道或訴諸法律,讓該被制裁的人受到應得的懲處,然而彭仁鐸卻不這麼想。

「如果當初我們採取法律行動,說不定現在我與家人都還深陷在官司中。然而我妹妹已經離開了,即使法律還給我們公道,也換不回妹妹的生命。與其讓自己深陷在泥淖中,不如走出來,用這份『不願再因霸凌而犧牲任何生命』的心願,來幫助有著相同困境的人們。」彭仁鐸平靜地說。

於是,彭仁鐸將楊又穎原有的粉絲專頁改名為「心地好一點,霸凌少一點」,也與日本的網站系統合作搭建溝通平台,透過社群軟體、聊天網站的形式,與各式各樣的人生相遇,並始終保持懷有同理心的立場,試著幫助這些孩子與大人走出被霸凌的鬱結中。彭仁鐸的初心與努力,也讓他在106年獲得紫絲帶獎的肯定,他是該屆唯一非公務員身分的獲獎人。

選擇傾聽 讓當事人勇於說出鬱結

求助者若要接觸平台,主要的管道是粉絲專頁與網站中的聊天室功能。為何以網路虛擬的形式成立組織,而不是設立實質的協會、基金會?彭仁鐸認為,其實防止各種暴力、關心社福議題的組織在臺灣一點也不少,在他看來,社會真正缺乏的,反而是將「需要幫助端」與「提供幫助端」串連起來的管道。

這些社福機構能夠提供協助的模式,通常是以電話聯絡,不但需要留下真實資料,通話內容也都會記錄留底,雖然能夠留下後續觀察與追蹤的線索,但其實也容易讓當事人卻步。況且對現在的年輕人而言,「我打Line給你」這句話已經漸漸取代「我打電話給你」,意味著年輕世代的溝通管道已轉移到網路上。加上許多霸凌事件起自網路,若能從網路上對症下藥,或為年輕朋友們建立他們所習慣的溝通工具,也許能更有效地鼓勵這些心懷鬱結的孩子們勇於說出他們的遭遇。

彭仁鐸所勾畫出的平台用途,其實有著一種類似急診室中檢傷分類的原則。彭仁鐸與同仁們平日主要的工作並非「開導」,而是「傾聽」,從他們近四年來處理過的一千多起案例中可以發現,大多數的人只是希望有一個可以「傾吐」的出口,讓他們可以排解不開心的情緒或壓力。

「傾吐」與「傾聽」,乍看之下是如此簡單的互動,為何卻無法在現實生活中被滿足?因為當事人有太多現實的顧忌,比如說給父母師長聽,可能會被說教或責備;說給同儕朋友聽,也可能被嘲笑譏諷。然而這些鬱積的心事若不好好說出來,日積月累下反而是種下心病的肇因,終有一日會演變成威脅生命的大問題,所以彭仁鐸一點也不看輕「傾聽」的力量。許多人向他們一吐為快後,便會說:「我只是想找人說說而已,舒坦多了。」但如果在傾聽的過程中,發現案例的狀況有些嚴重,彭仁鐸與同仁會盡可能引導對方說出自己的真實姓名,再將案例轉交予專業的社福單位追蹤處理。

而為了即時對任何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彭仁鐸其實不會刻意去定義何謂霸凌,只要當事人覺得不舒服、不愉快,那就有可能造成問題根源。因此,只要當事人來到平台聊天室尋求協助,他們都會接納,不會因為「這好像不是霸凌案件」而不予受理,彭仁鐸擔心如此反而會埋下遺憾的因子。

這讓平台成為一座平易近人的入口,以「傾聽」作為定位,讓需要幫助的人勇於說出自己的心裡話,釋放壓力,不讓問題一直累積;同時也能幫助社福單位更快速地發現問題所在,使社會資源有效被運用。

不要說教 要以身作則

然而我們試著回想近年來的新聞報導,為何即使那麼多人關注網路霸凌的嚴重性,但這類案件依舊層出不窮?彭仁鐸認為,其實大人的示範很重要。小孩們所接收到的大人形象不只來自他們的生活實境或電視資訊,網路更是他們接觸到大人真實言行舉止的一大途徑。如今太多網紅以他們獨有的真性情與特色用語竄紅,只要遇到他們看不順眼的人或議題,便用激烈的言論表達自己的意見或訴求,卻往往受到網友熱烈追崇,媒體也熱衷轉載,儼然成為一種意見領袖,無形中便讓孩子認為這樣對待他人是正確而且帥氣的,大人可以這麼做,為何我不行?

彭仁鐸認為,網路自有它的商業機制,機制的運轉會讓這些過於強烈突出的影片成為一個可怕的漩渦,不斷將人拉進來,不論是大人還是沒有判斷力的小孩。若要有效阻絕這座漩渦的擴大,就是不要變成第二個推動者──不要好奇圍觀、不要成為盲目的羊隻、不要在不清楚來龍去脈的狀況下便對事件作出極端評論。如果大家都能本著同理心來對待他人,應能停止這層惡性渲染。

彭仁鐸的家庭雖是網路霸凌的受害者,然而他相當理性。他認為當下的年輕人非常享受網路帶來的自由、快感,如果硬是用標語或強制式的宣傳方式防治霸凌,反而會導致反效果,讓孩子認為這不過又是老套的說教詞彙。那麼能用法律來約束嗎?結果卻也是不樂觀的。要讓法律介入仲裁,首先要經過警方立案,再通過檢察官上訴法院,最後也必須讓法官裁示有罪,整起案件才有被明辨是非的效力。不但程序冗長複雜,判決後的處罰卻僅僅是繳納罰金即可了事,這是不是也暗喻著霸凌者:「只要我有錢,不怕罰,我就可以霸凌人?」

因此,與其訴諸宣導與法律,彭仁鐸反而選擇以慢而深入的軟性方式進行。除了希望大人確實地以身作則之外,也鼓勵大家以同理心來思考人際關係,進而反思霸凌的可怕性。

投入同理心 讓生活起化學反應

平台受到許多肯定,但其實只有三個人在支撐運作。彭仁鐸只要上班有空、或是下班回家,就會投入聊天室的諮詢工作,往往弄到半夜,犧牲睡眠。所以若真要談起自身發起活動後的困境,彭仁鐸笑說:「只有時間不夠用而已。」

但彭仁鐸不以為苦,他反而從這些諮詢過程中學到了如何以同理心對待他人,並將同理心的哲學運用在自己的工作與生活中。同理心讓他可以站在客戶的立場著想,如何設計出更符合他們需要的產品;在處理親子問題上,他也有足夠的實戰經驗來應對他們的青春期;而他所主持的企業更對大自然付出同理心,用實際行動來減輕環境的負擔,使下一代有更好的延續。同理心的存在,會讓許多事情產生驚人的化學反應,因此與其說自己為那些求助者做了什麼,不如說他從這一千多個故事中學習到了同理心的哲學,讓他很感激這個機緣。

目前平台仍是依靠演講、採訪、社群分享等方式,來讓更多求助者知道這個組織的存在,他們不求知名度,只求自己有無確實做好橋樑的工作。對於未來的展望,彭仁鐸希望能有更多類似他們組織的平台出現,他將樂於讓他們繼承努力至今的成果,從七十分起步,往一百分邁進。

「我期望這個平台的存在能讓『一加一大於三』。」彭仁鐸說:「如此這份有意義的工作就不會永遠在原地踏步。」

防治霸凌暖心單位

張老師基金會

成立自1969年的張老師基金會,長期致力於身心輔導、心理諮商、青少年犯罪防治等工作。在各縣市皆設有電話專線與青少年輔導中心,為青少年指引路途。

網址:http://www.1980.org.tw

社團法人國際生命線臺灣總會

生命線屬於國際性的電話心理輔導機構,「1995」專線以二十四小時全天候服務,致力於自殺防治工作。除了專線之外,全臺各地也設有分會,為求助者服務。

網址:http://www.life1995.org.tw

兒童福利聯盟文教基金會

兒福主要關注兒童與青少年福祉,秉持「為兒童謀取最佳福利」為宗旨,為特殊際遇的兒童或青少年提供相關保護工作,近期也相當關注青少年網路霸凌的案件。

網址:https://www.children.org.tw

財團法人法律扶助基金會

提供免費的律諮詢服務,若希望以法律途徑解決霸凌事件,可向法扶律師諮詢如何蒐證、報案、上訴法院等技術性問題。

網址:https://www.laf.org.tw

婦女救援基金會

婦援會致力追求兩性平等與正義,除了著力於家暴防治外,近年也有豐富的約會暴力、不雅照外流、身體自主權等霸凌問題之受理經驗。

網址:https://www.twrf.org.tw

相關文章

福衛七號與臺灣的太空之路

「三、二、一、發射!」隨著轟隆巨響,搭載著福爾摩沙衛星七號(FORMOSAT-7)的獵鷹重型火箭(F......

被戲劇療癒的風箏少年

六月的初夏午後,天空中仍不時飄著雨,淡水捷運站附近巷弄中的老公寓二樓,一位紮著馬尾、蓄著短鬍的男子,......

馬國鳳教授顛覆地科界 證明地底水壓可誘發地震

「理論和應用絕對不可切割!」陽光燦爛的午後,國際知名的地震學家,同時也是中央大學地球科學系教授的馬國......

從產地到餐桌 食在有意思

曾經美好的土地與家園,那裡有蟲鳴、有鳥啼,有甘甜的水源所種植出的鮮甜果實,還有金色稻穗隨風搖曳,在夕......

挺身為移工 以母語築一條 心靈的回鄉路

自從民國78年政府開放引進外勞後,男性移工多半從事農、漁、工等底層勞動工作,支撐著臺灣的經濟運作;女......

舞動人生 動身體真好

爽朗的笑聲、生動的手勢,黃旭徽和謝明霏一出現,空氣就明亮了起來。出身雲門舞集,兩人是跳雙人舞的搭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