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知識行動展現力量

就事論事

推動再生能源發電

德國能,台灣能不能?

徐禮鴻

幾年前,我們在與韓國尬經濟發展表現時,常有人不服氣說「韓國能,為何台灣不能」;現在提到推動再生能源發電,也有人拿德國實例反省自問:「德國能,為何台灣不能」?
德國聯邦政府早在2010年推出「能源方案長期戰略」,就明確宣示:2030年再生能源發電要占總發電量50%;2040年再生能源發電要占總發電量65%;2050年再生能源發電要占總發電量的80%。
台灣到底能不能師法德國,也能將再生能源發電占總發電量比重由現在(2014年)的2.86%,逐步提升至50%甚至80%呢?俗話說「有志者事竟成」,所以相信只要我們有決心,再生能源發電比例也可以追上德國水準。
不過,決心不能只是嘴巴說說,而必須要付諸行動,另外也牽涉到一些客觀環境條件,不可能「橫柴入竈」。首先,大家要先瞭解台灣島內供電為獨立電網,也就是如果供電不足就得限電,而德國的供電電網是與歐洲其他國家相連接,如果德國境內供電不足,可以立即透過連接的電力網路,從法國等鄰近國家輸進電力來應急,因此台灣在推動再生能源發電上不能不考慮這項客觀環境的條件限制。
再者,德國的工業水準遠高於台灣,其產品的毛利率更比台灣製產品高出很多。在這種情況下,現實問題是,德國推動再生能源發電所付出高電價的代價,台灣產業承受得了嗎?同樣的,以台灣目前的國民所得水準,市井小民們願不願意承受像德國那樣高的電價?事實上,台灣想再進一步擴大發展再生能源發電,恐怕得加緊推動產業升級與轉型、提高產品附加價值以及將國民所得提高至工業化國家水準,否則再生能源發電所帶來的電價調漲,很可能會誘發產業出走潮,甚至引發民怨與抗議。
另外,在客觀環境條件還有許許多多問題也會侷限到再生能源發電的發展,例如台灣地狹人稠,在有限的國土面積下,到底能挪出多少土地來擺置太陽能板、豎立風機呢?即使推動在台灣已逾百年歷史的水力發電,在環境保育意識抬頭的現在,河川水力發電到底還能再開發多少呢?
目前國內已發生陸上豎立風機招來鄰近居民抗議噪音,以及在離岸海域豎立風機引起漁民的漁業權抗爭的事件。而國營事業台電公司近年來水力發電的新電源開發案,也幾乎全因為地方民眾的抗爭,一籌莫展。
上(2)月25日國內媒體引敘倫敦金融時報報導指出,歐洲下(3)月將出現日蝕(將於歐洲中部時間(CET)3月20日上午8時40分開始,中午12時50分結束),歐洲輸電調度中心協會(ENTSO-E)預警表示:「難保絕不會出狀況」、「是對歐洲電力系統的空前考驗」。
日蝕會影響太陽能發電,相信很多人之前都不曾想過這個問題,但這個問題卻也凸顯出再生能源發電會受到大自然現象影響,發電無法一直控制在「保持穩定」的情況,這對屬於獨立電網且氣候多變的台灣來說,推動再生能源發電除了決心之外,更必須在務實面上做妥善規劃以及做足準備。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