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知識行動展現力量

就事論事

支持和鼓勵 點亮環境永續的光

專訪/臺灣師範大學環境教育研究所汪靜明教授 整理/柯鳳儀 圖/傅國誌
水力發電後的潔淨尾水是潔淨能源極佳的環境教育示範。

所有人都生活在變遷的環境中,但在使用資源的同時,沒有考慮到如何兼顧發展和生態,汪靜明教授語重心長的回顧臺灣環境教育的發展:「臺師大環教所已經成立26年,但直到近十多年,在極端氣候導致水患、土石流接踵而至後,大家才體會到保護環境的重要性。」迫切的危機讓政府跟民間取得共識,認知到最好的預防就是教育,繼而促成民國100年《環境教育法》正式施行。而這條推動《環境教育法》的路,汪靜明走了18年。

臺灣環境教育領先世界

目前全世界訂定《環境教育法》的國家寥寥可數,臺灣是繼美國、巴西、日本、菲律賓及南韓之後,全世界第6個實施《環境教育法》的國家,獲得許多先進國家肯定。「我跟世新大學學者曾經到北歐的立法院演講,他們都非常驚訝和讚賞,詢問我們如何讓政府和人民接受《環境教育法》帶來的諸多限制,但因為臺灣的《環境教育法》是由下而上、由內而外凝聚共識所形成的,減少許多可能的矛盾和衝突,這是很了不起的事。」

與水利、電力人員談環境、交朋友

然而,隨著環保意識提升,有一群人卻常被認為站在環保的對立面。「我常被問,去幫忙那些水利、電力單位不怕被罵嗎?但我認為,在瞭解水利、電力對維持臺灣社會運作重要性的前提下,環教專業人士應該去幫助這些單位內部辛苦的從業人員。」汪靜明引用珍古德的名言:「『因為了解才會關懷,因為關懷才會行動,因為行動才有希望』,可是現代人常變成先關懷,卻不夠瞭解,進而產生誤會與衝突。」

因看到水利、電力工作人員受到的不友善對待及誤解,讓汪靜明立下決心,在有生之年盡其所能支持水利跟電力單位發展環境保護意識。「每次碰到災變,辛苦的都是水利、電力人員,這些人經常不被鼓勵,甚至被罵,他們最需要專家學者給予支撐,協助扭轉外界的負面觀感。」但他也坦言,一開始要跟工程背景的人說明環境保護觀念,非常具挑戰性,「工程人員習慣制式規範,要讓他欣賞、體驗自然很不容易,所以我開始深入這些機構,跟大家交朋友,用不同的方式來談愛護環境。」

萬大發電廠發展環境教育得天獨厚

南投的萬大發電廠是環境教育的重要基地。(圖為通往電廠的萬大橋)

時間回到民國78年,各界開始關心大甲溪發電廠的環保問題時,以大甲溪流域生態研究為碩士論文主題的汪靜明,希望以更客觀的角度來認識電廠運作,並在發電和生態間找到平衡點。「前後我邀集了五個團體進去,包括臺大、師大、中興大學,加上我跟國立科學博物館,整合成一個平台,將環境資訊跟生態教育並用,獲得亮眼的成果。」在與電廠結下不解之緣後,又獲得萬大發電廠松林分廠竣工的剪綵邀請,「我發現萬大發電廠擁有珍貴的環境監測資料,這對臺灣的環保發展非常重要,因此我決定開始嘗試在這裡推行環境教育設施場所認證。」像串粽子一樣,汪靜明動用了多年累積的人脈,鼓勵許多專家學者進入深山,協助電廠整合規劃環教資源。

「萬大發電廠所在的南投,是臺灣唯一沒有靠海的縣市,像是臺灣的心臟,而萬大發電廠則是台電的心臟,從萬大這顆心,開始關懷動植物保育及原住民文化資產的保護,成為環境教育的基地,聚合台電跟周邊學校、團體的夥伴關係,改變了台電的企業形象。」由於萬大發電廠不但位處部落且與原住民關係密切,更有不少電廠員工子弟也在此成長,透過更緊密的互動,原漢間的文化交流也讓環境教育產生新的火花。

期許台電成為環境教育典範

汪靜明教授。

繼萬大發電廠通過環境教育設施場所認證後,台電的其他電廠也緊鑼密鼓的跟進,其中都可看見汪靜明的身影。「相較於臺灣多數地區缺乏環境觀測數據,台電因受到民間極大的關注,加上內部環境保護處的努力,電廠環境都保有十分完整的環境監測資料,現在搭配環境教育規劃後,成效讓許多原本不認同台電的學者都刮目相看,在國營事業裡面堪為典範。」當電廠的環境教育定位於生態保育及文化傳承後,將展現出兼顧發電、自然、人文的自信,更有機會促進在地社群及產業發展。

但汪靜明也強調:「環境教育設施場所認證並非易事,沒有通過認證也不要灰心,因為在推行的過程中,集合所有的單位和個人,成為一種參與式學習,不僅增加內聚力,視野也會更開闊、吸引更多夥伴加入,進一步確立電廠的新價值,獲得成就感,肯定自己、也由他人肯定台電人對臺灣的貢獻。」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