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知識行動展現力量

封面故事

安全係數不可少 電廠的儲煤與配煤管理

室內煤倉的啟用

發電處處長賴如椿的妙喻,傳神描繪煤場管理

台電燃煤的採購作業由燃料處統籌執行,採購量則由發電處依據大修的時間及機組的特性來統一彙整。回憶過往煤場管理的經驗故事,發電處賴如椿處長(右圖)提到團隊合作的重要性。

每年10月分,燃料處會邀集發電處及其轄下電廠召開「年度燃煤調配會議」,研議次年度燃煤供需的調配計畫,到次年年中時,燃料處會再前往電廠實地了解供煤情形及改善事項;平時,燃料處也會依據電廠用煤狀況,微調燃煤供給量,以確保電廠在各類煤質需求上都有合宜的存煤量。

興建專用卸煤碼頭

台中發電廠專屬卸煤碼頭可提供不同噸級運煤船作業。

台電目前主要的燃煤電廠包括林口、台中、興達及大林發電廠,都建置自有卸煤碼頭。其中,台中發電廠於建廠初期便已規劃臺中港區作為卸煤碼頭,一部分直接供應台中發電廠,另一部分則透過鐵路轉運到林口發電廠,在林口發電廠尚未建置專用卸煤碼頭之前,臺中卸煤碼頭的運作是否順暢,直接攸關著2個電廠的存煤管理。
興達發電廠的燃煤,原本是由高雄港轉駁至電廠內,在考量運煤轉駁費用及人力成本支出下,興建專用卸煤碼頭,並於2009年啟用。林口發電廠過去利用桃林鐵路運送臺中港卸下的燃煤,2012年鐵路停運,一度改由臺北港卸煤再經公路轉送,至2015年興建完成外海邊「填海造陸」的卸煤碼頭,才停止陸運;大林發電廠除了燃油發電外,亦配合新建燃煤機組的需求建置卸煤碼頭。

儲存管理因地制宜

室內煤倉是未來電廠與環境共進的發展趨勢。

臺灣火力發電廠以其地理位置、卸煤碼頭條件、煤場或煤倉等不同型態,各自的儲煤與管理方式也不同。
台中發電廠因臺中港口設施、船隻靠岸和卸煤作業相對順利,雖易受東北季風影響,但相較於林口、興達的外海碼頭來得穩定。興達發電廠的碼頭為棧橋式並無遮蔽,夏季易受颱風影響,「有一次因湧浪太大,導致煤輪無法靠岸卸煤長達20天。」曾任職興達發電廠碼頭機械課長多年的發電處燃料組盧秀良組長,對當時狀況印象深刻。
概括來說,針對各碼頭的特性、地形條件的差異,台電必須以彈性調度船隻等不同的對策和處理方式因應,才能讓各燃煤電廠維持法定安全存量,將風險降到最低,而這都有賴燃料處的積極協調與安排。

盧秀良組長表示,影響船隻卸煤作業的最主要因素,就是天氣。卸煤作業往往需要考量海象、風力及天氣,所以是靠天吃飯,而碼頭區卸煤人員頂著大風、日曬及雨淋,真的非常辛苦。例如去(2017)年10月預計在林口發電廠外海卸煤的船隻,就因為颱風的關係無法靠岸,而煤倉的煤炭必須持續供應機組發電使用,導致存煤量驟降,所幸天氣及時好轉,方能補足安全存量。

興達發電廠密閉式輸煤管道宛如海上長城。

配煤作業學問大


從燃料處的採購、運輸、卸煤,到電廠端的儲煤、配煤、燃煤等,藉由完整的供應鏈與各單位之間密切聯繫及整合,才得以達成各燃煤電廠每日正常供電的任務。
由於生成地區、年代、地質環境等因素,不同的煤礦在熱值、灰份及硫份等有顯著差異,並影響電廠的排放。基於空污防制,適當的配煤比例就成為一項深奧的學問。早期台電各類煤的摻配都靠同仁經驗累積,要達到最佳化或經驗傳承有一定難度,於是時任發電處處長鍾炳利(現任總經理),便提出建置一套「煤履歷」的構想,並與資策會合作,以大數據技術把燃煤從碼頭卸煤到鍋爐燃燒排放一連串流程,利用數據分析、經驗法則、鍋爐燃燒理論及環保排放標準等,運算出最佳化選項供管理者參考,而這套「燃煤營運管理系統」也讓經驗傳承達到無縫接軌。
台電燃煤電廠從最早煙囪還冒著黑煙的年代,到現在林口發電廠已經完全看不到任何煙霧,「這是一個進步,而這個進步也實際反應在數據上,這幾年氮氧化物(NOx)與硫氧化物(SOx)的排放量皆持續下降。」盧組長驕傲表示。
煤運到電廠後,如何讓機組順利運作(吃煤),端看電廠如何調配。而配煤方面,因每部機組性能不同、適合的煤質成分也有差異,必須細心呵護、用心對待。發電處賴如椿處長以曾擔任台中發電廠廠長的過來人身分,舉了「媽媽照顧小孩」的妙喻,傳神描繪電廠對於煤場管理、存量及機組運作等細節的心情:「台中發電廠有10部機組,我們就像媽媽照顧10個小孩一樣,每個孩子的個性、脾氣、能力都不同,必須因材施教、個別教導,才能讓每個孩子都能受到最妥善的照顧,成就最出色的表現。」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