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知識行動展現力量

電力與生活

德國波昂聯合國氣候峰會的「忙」與「茫」

文、圖 環境保護處 溫桓正
COP23會場設於州立公園內,幅員遼闊、綠草如茵,置身其中有如位處森林令人心曠神怡。

波昂峰會的歷史意義與價值

周邊會議開會情形。

每年例行在年底舉行的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締約國大會(Conference of Party, COP)隨著天氣逐漸轉涼變冷又到了召開的時間。所謂「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締約國大會」就是由簽訂加入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的各國政府、專家共同聚集在一起開會研商、討論如何因應及解決氣候變遷問題而每年召開的會議。最近一次的會議為第23次締約國大會(簡稱COP23)於2017年11月6日至11月17日在德國波昂(Bonn)召開,由斐濟(Republic of Fiji)主辦,之所以開會地點不在主辦國境內,主要是斐濟位處南太平洋較為偏遠,為減少與會人員長程奔波,且因基礎設施不足恐未能容納數以萬計的與會人員,因此移地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秘書處所在地德國波昂舉行。

本次會議是締約國大會第一次由小島國家主辦,同時也是美國總統川普宣布退出《巴黎協定 (Paris Agreement)》後的首次大會,應該是具有指標性的意義。斐濟位於澳洲東北方是紐、澳人的渡假勝地,這裡熱情好客的當地人不論認識與否見面都會說一聲“Bula”(你好、歡迎之意),也因此本次會場的兩大場館便以布拉區(Bula Zone)和波昂區(Bonn Zone)為名,相當契合由斐濟與德國共同合作主辦的意涵。其中布拉區為締約國談判區域,設在波昂世界會議中心(World Conference Center Bonn, WCCB)包含談判會議廳、代表處辦公室及相關媒體設施;而波昂區則位於波昂州立公園內,設有周邊會議、國家或國際組織所屬會館(Pavilion)以及從事氣候變遷事務之機構設置小型展示攤位(Booth)。兩區相距1.4公里,大會提供接駁巴士,亦可步行到達。波昂州立公園幅員遼闊、綠草如茵,置身其中有如位處森林令人心曠神怡,不得不佩服主辦單位的巧思。

兩年前(2015年12月)在法國巴黎召開的第21次締約國大會(COP21)通過《巴黎協定》(Paris Agreement),並訂下全球溫升目標要控制在工業化前水準的2℃之內,並以低於1.5℃為努力目標,也要求各締約國依照國情與能力,在共同承擔但有區別責任之原則下,提出「國家自定貢獻」(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 NDCs),另2018年將進行首次全球盤點,此後每五年會再次盤點,以檢驗NDCs達成情形並檢討各國再加強減碳力度之可能性。惟前述共識與原則之詳細實施細節如:巴黎協定規則書(Rule Book)、NDCs範疇界定等,須透過2016年COP 22、2017年COP 23以及2018年COP24等三次會議陸續協商完成,因此本次會議應是要如何將巴黎協定概念性的內容轉化成實際的執行依據之前哨會議,也凸顯其歷史意義與價值。

由於布拉區所進行的巴黎協定各國談判過程較為枯燥、冗長又無法親身參與,因此本文將以參加可看性更高、更多元性而發生在波昂區周邊會議及國家館之側面觀察心得做為分享重點。

會議的「忙」與「茫」

外型正方的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會館。
國際再生能源協會(IRENA)會館中絡繹不絕的人潮。
主辦國斐濟國家館。

雖然與往年比較,今年會場規模較近兩年遜色不少,參加人數也明顯減少,這可從少有長長人龍等待安檢的景象得到印證。即便如此,主辦單位仍在兩週會議期間安排數百場的周邊會議,對主題有興趣的與會者還經常擠爆12間的周邊會議會場,轉場時候的人群更是摩肩擦踵好不熱鬧,「忙」應是此時最好的寫照。此外,大型的國際會議舉辦期間通常也是環團「繁忙」的旺季,本屆也不例外,國際環保團體造勢或抗議事件不時可見,聽說開會前夕會場近郊的一個露天煤礦還遭到他們的圍場抗議。另一個「忙」的景象則是發生在波昂這個城市的交通與住宿,即使這裡曾經是西德首都,但對同時湧入上萬與會者還是難以承受,因此大會採發放識別身分的標籤,供與會者憑證免費搭乘波昂(Bonn)、科隆(Cologne)與柯布倫茲(Koblenz)間的巴士、電車、地鐵與區間火車等大眾交通工具,一則化解旅館一床難求的困境,更減少會議舉辦期間交通接駁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卻也間接造成火車誤點事件層出不窮,讓人對一向有準點美名之稱的德國國鐵扣分不少。

同樣的本次場內設置國家館(Pavilion)數量較往年銳減不少,而且各館的規模也相對縮水,尤其美國在2017年6月宣布退出巴黎協定之後,首度未於會場內設有國家館,這與歷年美國館經常是最耀眼、最熱門的情景大相逕庭。更諷刺的是位在布拉區旁邊設有由美國地方政府與民間另組的美國氣候行動中心(U.S. Climate Action Center),並以We are still in(美國仍與世界同在)為口號,真是讓人對美國中央與地方減碳政策之南轅北轍感到「茫然」。美國雖未設館但仍舊派出代表團出席COP23,並在會場內舉辦僅有的一場周邊會議,主題訂為「更清潔有效的化石燃料與核電在減緩氣候變遷下之角色」(The Role of Cleaner and More Efficient Fossil Fuels and Nuclear Power in Climate Mitigation),會中白宮能源顧問George David Banks表明擁護化石燃料立場,認為利用再生能源減量不切實際,引來場內一片騷動謾罵聲抗議不斷,這又是一個各界看法矛盾令人「茫然不知所措」的例子。

百花齊放的倡議與研究成果

在COP23期間以英國、加拿大為首並聯合美國各州與城市共同倡議一個稱為「發電脫煤聯盟(Powering Past Coal Alliance)」,在聯盟宣言中指出,目前全球發電量有40%來自燃煤發電,同時也是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的主要來源,因此呼籲OECD國家與歐盟應於2030年廢除燃煤發電,其餘國家最遲不得超過2050年,並訂出在COP24舉行之前,會員國數目能增加到50國的目標。聯盟強調透過聯合行動,加快廢除傳統燃煤發電廠,同時加速清潔能源的成長與擴大氣候保護行動。聯盟中英國是第一個承諾停止使用煤炭的國家,宣稱在2025年以前完全淘汰無任何碳捕捉措施的燃煤電廠,並已在2013年底終止對海外新建燃煤電廠的融資,也希望各國能夠仿效並加入他們的行列。截至2017年11月16日為止,除英國、加拿大以外,法國、丹麥、芬蘭等共有25個國家/城市加入,但包括中國大陸、美國、印度、德國與俄羅斯等燃煤發電佔比高的國家均未加入該聯盟。

往年聯合國環境署(UNEP)也會開闢一場周邊會議闡述他們最新版的《排放差距報告》(Emissions Gap Report),但這次卻缺席了,原來該報告已提前於2017年10月底在日內瓦發布,企圖做為COP23會談之科學決策基礎。本次報告指出,各國所提出的國家自定貢獻(NDCs)相較於控制溫升2℃目標的最低成本路徑,仍存有110~135億噸二氧化碳當量的排放差距,大約只達到避免氣候變化最壞影響所需減碳水準的三分之一,各國政府和非國家組織需共同努力,邁出更大的步伐,才能確保實現《巴黎協定》設定的目標。聯合國環境署執行主任Erik Solheim表示,巴黎協定已生效一年多,但國際社會所做努力明顯不夠,數億人口仍有可能在未來陷入氣候險境;報告並指出,就目前來看,即使所有有條件下或是無條件下的國家自定貢獻承諾得以完全履行,至2100年全球仍極有可能升溫3 ℃以上。如果美國在2020年按計劃退出《巴黎協定》,整體情況會還會更糟。要彌補這些差距,除在能源部門採用新技術外,其他如:農業、建築、能源、林業、工業和運輸等部門在現有的基礎上,更應快速推進減緩氣候變化的相關行動,以實現大幅減排目標。

激情與迴響

裝潢簡單大方的波昂區主會館。

如今COP23已經閉幕,會談結果並不如預期有重大成果產出,只能對下次大會寄與厚望。一如我國環保團體因為中南部空氣品質不佳而大聲提議「無煤發電」一般,這次在波昂峰會中為了減緩氣候變遷而倡議「脫煤發電」的聲浪不絕於耳。但再漂亮的口號,如果得不到落實,也只是美夢一場,因此在峰會的激情過後,各國也該回歸理性檢討並務實提出進程做法才是正途。當然,我國也不該置身事外,尤其臺灣國情特殊、能源匱乏,更應加快在減碳策略與行動的腳步,以回應各界的期盼,並避免落入2017年臺灣代表字「茫」的無限迴圈泥沼裡。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