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知識行動展現力量

封面故事
« 與舊時光的美麗交會

太子賓館和金瓜石神社

見證黃金歲月的日治遺蹟

金瓜石曾是「亞洲第一貴金屬礦山」,西元1923年日本昭和太子訪問臺灣,田中礦山株式會社為其興建行館,雖後來昭和太子並未前往,但保存至今的行館仍被稱為「太子賓館」。其後山則有日本礦業株式會社興建的金瓜石神社遺址,兩者皆為新北市市定古蹟,值得民眾探訪。

修復古蹟絕不馬虎,太子賓館內貴賓房的原木柱也力求近同原狀。

太子賓館建於西元1922年,占地360坪,建物141.5坪,採用上等檜木修築,是臺灣現存日式木造屋舍中最具特色者,設有玄關、廣緣(踏腳木臺)、取次(接應客人區)、勝手(廚衛浴)、座敷(室內空間)及部屋(房間)等。前院正中以石砌一座「臺灣島」形狀的水池,池旁原種植南洋椰子樹,象徵日本企圖稱霸東亞的野心。後院則有十洞的高爾夫推桿遊戲場及射箭專用的長形平臺。

太子賓館在光復後由台灣金銅鑛務局接管,改稱為「第一招待所」。民國44年鑛務局改制為台灣金屬鑛業公司,後因台金公司結束營業,民國76年撥歸台電公司接管。當時太子賓館已相當殘破,83年又連續遭到提姆颱風與道格颱風摧殘,屋況極差,眼看著一棟歷史遺跡就快要變成廢墟。

台電致力保護前人遺蹟

民國83年,時任深澳發電廠金水資產股長鄭春山、廠長張萬賜向台電董事長提出修復太子賓館的專案報告,董事長張鍾潛力排眾議,支持修復,鄭春山轉述張鍾潛的信念,「台電應該保護前人的遺蹟,也有責任將其修復」。次年撥款3,100萬元整修,為重建太子賓館原貌,經過學者專家一年的研究及木工老師傅一整年的施工,終於在民國85年整修完成。所有地板都比照原建材用檜木製成,貴賓房的櫻花原木木柱,更是講究曲度必須與原來的木柱相符,才能與屋樑精準榫接。

鄭春山表示,因廢棄的八斗子發電廠宿舍也使用同樣的瓦片,台電還特別同意如遇瓦片不夠時,可去八斗子發電廠拆用。房屋的顏色也不容馬虎,包商小心翼翼刮除前門上方木椽共12層油漆,而刮到第13層時,得知原始顏色為原木色的透明漆,所以就決定漆回原色。

整修後的太子賓館,也的確風光了一陣子,豈料民國104年又因颱風受損。面對颱風摧殘後的古蹟,相關單位人員無不掛念如何好好將其保留給後人,積極進行各項補救,並向文化部提報古蹟修復計畫,今(106)年底修復計畫之進度已來到50%的期中報告階段,太子賓館即將再度恢復完善全貌,優雅的現身於大眾眼前。

金瓜石神社與太子賓館一併於民國76年移交台電管理。這座神社與當地採金歷史息息相關,光緒16年(西元1890年)進行縱貫線基隆河七堵的河段鐵橋工程時,工人在河床上發現了砂金,不少淘金客為了尋找金礦源頭順流而上,1893年於九份山區附近先後發現了小金瓜金脈及大金瓜金脈露頭,於是淘金客蜂擁而至,九份及金瓜石頓時繁華熱鬧起來。

而日本據臺後於1896年頒布「台灣礦業規則」,規定只有日本國民才能經營礦業,基隆山礦區採礦權交由日本商人田中長兵衛的「田中組」、藤田傳三郎的「藤田組」進行開發,從日本引進機具及大量技術人員,建立了由採礦到煉製的一貫體系。

建神社安定工作人員情緒

由於挖礦發生意外的機率頗高,為安定工作人員情緒,礦山經營者田中長兵衛於1987年設立第一座神社,原址位於本山大金瓜石岩嶂東側之平地。後來日本殖民政府大力推行皇民化,為求政教雙管齊下,極力推廣日本神道教信仰。1933年日本礦業株式會社接管礦山後,便將神社移至山腰上的現址並予以擴建。

金瓜石神社已不復見當年繁華光景,如今僅存遺蹟供後人遙想當年。

金瓜石神社包括寢殿、拜殿、洗手亭、參道,並於參道所經之處建立了鳥居三座、旗幟臺五座、入苑銅牛乙座、石燈籠數十座。神社奉祀大國主命、金山彥命、猿田彥命三位日本礦業守護神,現僅存鳥居兩座、石燈籠二對、旗幟臺一對及正殿殘存石柱。民國96年,神社現有遺跡被新北市政府指定為市定歷史古蹟,目前亦被劃入黃金博物館園區範圍內,共同見證那段金礦繁華的山城往事。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