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知識行動展現力量

封面故事
« 與舊時光的美麗交會

粗坑發電廠

服役中的人瑞電廠

「這塊指示牌是我親手作的!」將屆九旬高齡的退休老班長周進朝驕傲的說。粗坑發電廠是台電目前運轉中最古老的發電廠,於西元1909年完工啟用,是臺灣第二座水力發電廠,超過一世紀以來,無數前輩付出了青春歲月,甚至犧牲生命,寫下粗坑發電廠光輝的歷史,台電桂山電廠運轉組專員鄭江浚自豪的說,「我們會持續供應電力,繼續照亮臺灣」。

清光緒14年(西元1888年)臺灣巡撫劉銘傳點亮臺灣第一盞電燈,打開臺灣看見現代化的窗戶,電力帶動整體民生、工業發展,由於臺北為臺灣的政經中心,電力需求殷切,新店溪穩定且豐沛的水源,成為供應電能的首選。

臺灣水力發電事業濫觴

西元1902年,日本人在臺灣積極推動殖民政策,在臺北市內日人所經營之銀行、公司、行號等櫛比鱗次,工商業發展蓬勃,電力需求日益迫切,電力供應商機浮現,日本在臺灣實業界人士荒井泰治、土倉龍治郎、木下新三郎、柵瀨軍之佐等,循前巡撫劉銘傳之龜山水力發電計畫為藍本,利用新店溪支流南勢溪落差,於今日之新北市新店區興建龜山水力發電所,是臺灣水力發電事業建設之伊始。

粗坑發電廠的骨董級發電機組是相當珍貴的電業史文物。

惟水力發電工程建設費用浩大,投資者漸感無力為繼,西元1903年將龜山水力發電工程轉讓與臺灣總督府興建經營,1905年完工開始供電,但因發電量僅750瓩,根本供不應求,甚至發生用戶間頂讓情形,臺灣總督府於是在新店溪下游處興建「小粗坑發電所」,裝設800瓩橫軸法蘭西斯式水輪發電機組三部,發電量合計2,400瓩,西元1909年完工啟用,紓解大臺北地區的用電需求。

由於用電量仍持續增加,西元1919年再次增設1,000瓩橫軸法蘭西斯式水輪發電機一部,1931年又增設1,000瓩豎軸水輪發電機一部,臺灣光復後於民國43年將日治時期的三部800瓩發電機換裝1,000瓩線圈,民國81年機組更新5,000瓩一部,並且改為無人發電廠,由桂山發電廠遙控運轉。鄭江浚指出,有時來參觀的小朋友會問5,000瓩的電力有多大?大概就是5,000 個家庭同時用電鍋煮
飯一小時的耗電量。

粗坑發電廠位於青潭堰上游不遠,在傍著水邊小山坳內,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棟有著灰綠色屋頂、粉紅色牆面的仿巴洛克風格建築,猶如透著古典美的清秀佳人,吸引著所有人的目光,但是,愈接近就愈能感受到她的力量,隆隆水聲直透腦門。

為紀念搶救大火而殉職的前輩,廠內設有紀念碑供後人悼念。

周進朝對廠內每一項設施,每一個故事都如數家珍,他是在臺灣光復後的第二年由小學高等科畢業,隨後進入粗坑發電廠服務,當時周進朝只有16歲,直到他在民國80年屆齡退休為止,45年的青春都奉獻給粗坑發電廠。這些年來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民國40年發生的電廠大火,整個屋頂被燒垮,連配電盤的大理石基臺都燒成灰燼,當時年僅28歲的保養系長王聯治因救火而殉職,現今粗坑發電廠側面山壁前仍立有紀念碑供人憑弔。

所幸發電廠主體結構未被燒毀,入口牌樓面的山牆,仍留有當年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的「台」字加電紋的徽號標誌。電廠主體除了屋頂翻修為鐵皮外,外觀構造及內部機具仍保存初建時的完整風貌。鄭江浚解說道,粗坑發電廠存有瑞士Escher-Wyss公司製橫軸法蘭西斯式水輪機,這在瑞士都已不復見,曾有來參觀的瑞士工程師想要購回瑞士展示,但為台電所婉拒。

昔日觀光勝地 盼成生活教室

山牆上仍留有當年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的「台」字標誌。

新北市文史學會前理事長夏聖禮指出,粗坑壩為粗坑發電廠供應發電水源,在一百餘年前建置時就設有魚梯船路,可見當時保護生態的想法就很先進了。而粗坑發電廠的建設也促進了新店地區的發展,為運送電廠的補給及機具,興築了由萬華到新店的火車線路,及新店到烏來的輕便車道,除了改善新店地區的聯外交通,也讓小粗坑成為日治時代的觀光勝地,大量造訪的遊客為當時新店的商家帶來可觀的商機與錢潮。

夏聖禮表示,水資源教育非常重要,新店溪不但供應民生用水,也推動了台電的「小烏龜(小粗坑、烏來、新桂山)」三座發電廠的水力發電機,目前台電每年9月開放粗坑發電廠供參訪,未來或可與自來水相關單位共同籌劃,順著新店溪流域有系統的開放相關設施供民眾參觀,並與在地社區攜手合作,納入導覽與志工服務,讓新店溪、粗坑發電廠更貼近民眾,成為課堂外的生活教室。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