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知識行動展現力量

電力與生活

抽離浮華後的溫柔 《走路,也是一種哲學》讀後感

文、圖/彰化區營業處 黃甘杏
走路的「慢」讓人享受沿途黃花風鈴木盛放的美景。

喜歡走路嗎?走路時,都看些什麼、想些什麼、記得什麼呢?或者從走路的體驗中可曾得到了什麼?

走路對我們而言,是一種運動還是休閒活動?或者只是一種不得不選擇的「交通工具」?走路,是近年來大家公認的健康活動,因為「要活就要動」!況且走路真是再簡單不過了,把一隻腳抬起來,放到另一隻腳的前面,就是一種行進的方式。可是,看著書名,我不禁納悶,走路怎麼會是一種哲學呢?

《走路,也是一種哲學》是法國巴黎哲學教授斐德利克•葛霍(FrédéricGros)所寫的散文集,在法國很暢銷,當地周刊《L’Express》對本書的評價是:「一本難以歸類的佳作,書中思想猶如晨光燦爛照耀。」而本書亦被國家文官學院選為今年公務人員閱讀的專書之一,到底這本書有什麼魅力?

慢的自由與自信

走路時不妨留意天空色彩的強度與周遭景物的亮度,像是散步時發現路邊停車場的蝴蝶燈設計別具巧思。

作者一開頭就挑戰普世的思維,他說:「走路不是做運動……,走路是慢下來!」慢下來,是相對於生活的緊張與快速的追求,不過,在凡事講求效率的現今,為什麼要慢下來?慢下來之後要做什麼?作者說,不妨留意天空色彩的強度與周遭景物的亮度。

走路對現代人而言,能找到一種暫時的自由,從時間與空間中得到「微型解放」。走出戶外,與生活及職場的速度疏離,從人際網絡中暫時「下線」,體會從體系中稍微脫身的暢快。例如高階主管若半天沒接到任何通訊軟體Line傳來的訊息,就覺得當天好幸福,因為不必急著指示工作或回應群組對話。原來,幸福不過是品嘗一口紮實的麵包、一口沁涼的水,然後得到一片開闊的景緻,縱使只有在任務完成或問題解決之後,才有欣賞景緻的心情,也感到無比美好。

步道旁的人形石像彷彿位路過的你歡呼。

在分秒必爭的都市叢林中,我們不得不講求效率,總是隨時要做點什麼。即使下了班,走路的步調還是很難「慢下來」,累到急著回家休息,更別奢望從走路中得到「一片開闊的景緻」。因此越忙碌的人,越需要「捨得」走出充斥身分名利的職場空間,把每個走在戶外的片段時光,都視作「重獲自由」的閒情,如此也許能得到作者所謂「慢」的自由。

「恰當的慢,才是人在走路時真正自信的表徵。」作者這句話,常令我反省,我的快步行走,是否透露著準備不足或缺乏自信。如果我們準備充足,對問題結果了然於心,應該會在規律且均勻的步履中,自然顯現心中的篤定與從容。因此走路的「慢」是掌握當下,才能用充滿自信的態度、緩慢靠近風景的方式,讓風景蔓延至我們心靈中。此時走路,風景變成了「一盒滋味、色彩與氣味」,於是我們遇見春天黃花風鈴木的風華絕代、聞到盛夏七里香綻放的濃郁芬芳、見到鳳凰花迎風的火紅,以及攀爬於涼亭上的使君子;在入夜後,大蓬大蓬的紅白相間花序,瀰漫著肆無忌憚的花香,像在犒賞著夜色降臨後才下班、饑腸轆轆的你我,也只有完工後,方能走出自信與自由吧!

名人的走路哲學

走路,還有一個重要的意義,就是從室內走到了戶外。無論走在馬路上、山徑間、河堤旁或海邊沙灘上,我們感受到春風拂面的輕、冬陽撫觸的柔,以及享受如同大樂章中一小段間奏般的休止,這些和你在室內的跑步機,邊跑步邊看影片的感覺就是不一樣。據說日本的京都有「哲學之道」,德國的海德堡有「哲學家步道」,為什麼哲學家都喜歡走路?是因為走路特別能產生心靈的體驗、能聆聽自我,因而激發出哲學思想嗎?

19世紀德國的哲學家尼采,以大量的步行做為他創作的重要元素,一方面他獨自徜徉在大自然的美好,得以遠離世俗的刺激;另一方面也分散他的注意力忘卻長期頭痛的苦楚。尼采在走路中迎向天空、大海和冰川,即使不斷重覆走著已經習慣的路,仍然會因為心中有所體悟,而感受著身體向上攀升的快樂。

18世紀的法國思想家盧梭,年輕時狂熱追求榮耀與肯定,年過40後聲名高漲,反倒開始渴求長時間的獨處,深入林間,不再汲汲營營,寫下了著名的《懺悔錄》和《沉思錄》。盧梭長時間走路,是為了翻開厚重的文化表層,重新找回真正的自己。

19世紀的美國散文作家梭羅,畢業於著名的哈佛學院,卻甘願過著兩年多的林間自給自足生活,寫下了世界名著《湖濱散記》。他不斷地反省,「當我致力於賺取金錢時,我失去多少純粹的生命?」梭羅發現簡單能帶來滿足,他也為自己能呼吸到新鮮空氣而陶醉不已。梭羅不僅走路時思考人存在的意義,也從走路中感受到大自然及身體循環的能量,這股豐足的能量,變成他的快樂與靈感泉源。

18世紀的德國哲學家康德的人生,和尼采、盧梭及梭羅的人生相較之下,簡直太平淡無奇,但他一生勤奮、嚴守紀律,除了授課和寫作外,只在意兩件事──每天的散步和飲食的內容。康德的散步可說毫無樂趣可言,他從不間斷的每天散步一小時,好像只在盡養生的義務,他的走路也表現出三種特色:一是單調,在單調的走路動作中,思慮得到解放;二是規律,他有鋼鐵般的紀律,因而造就他長期研究及論述的基礎,透過一絲不苟的紀律,終能磅礡偉大;三是堅持,每天下午5點的散步如同太陽每天升起一樣重要,康德透過走路的堅強意志,創造終身成就的命運。

20世紀的印度聖雄甘地,經由和平的走路及不合作運動,使印度脫離英國統治。甘地和康德一樣,以走路培養超強的自我克制精神,展現堅定與耐力的特質,終能達到完美的大愛與和平的革命。

抽離浮華後的溫柔

清晨走在八卦山天空步道,感受微風拂面的柔。

我們也每天走路,只是沒有隱入山林或離群索居,但我們走出了什麼?曾經我們快步地走、焦慮地走,如今卻想不起來自己追求著什麼?我們也曾喜悅地走、雀躍地走,但當時的快樂卻不曾留至今日。走路時我們也許放空、也許與同伴聊天、也許苦思解決問題的方法,然後呢?是否有尼采生命向上攀升的感覺?是否有梭羅簡單就是幸福的領悟?是否有甘地堅持幫助自己團隊的意志?是否有盧梭的覺悟,人生的漫步即是抽離浮華之後的無限溫柔?

走出新視野的人生

年輕世代的同仁分享自己的走路哲學。

「我不喜歡走路,因為不想看到一成不變的街景,我寧可騎車,快速地趕到前方,去找尋更奇特的風景。」這是彰化區營業處讀書會中,年輕同仁分享的想法。

為什麼要慢慢走?年輕人寧可在路旁滑手機,聲援網路麻吉的想法,也不想無聊地慢慢走。我年輕時也和他們一樣,穿著高跟鞋最痛恨走路,但如今和資深的同仁一樣,享受走路時心靈短暫的平和。讀書會中,有人分享獨自走上八卦山欣賞夜景,療癒了父親節無人陪伴的憂傷;也有人分享走路多年所發現的私房景點,以及在異地工作能隨時找到趣味驚喜、讓自己很快融入不同職場的「走路哲學」。一場讀書會的分享,期待大家能走出健康幸福的人生。

人生的結局無論悲喜,都是種種過程的累積,只要我們願意走進並接納自己的境遇,才有可能轉念,走出新視野。哲學家用走路淬鍊出一生的成就與定位,但平凡的我們,至少可以先接受自己的不完美,走入屬於自己的人生風景,然後走出新的思維,丟棄負面的思考,接著迎向轉念後的新人生,讓自己從困境中重生,最後我們還可以走出新視野,產生創新和諧的團隊,共同走出向上的力量看見美好的風景。不過,在遇見這些美好的風景之前,我們還是多多走路吧!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