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知識行動展現力量

封面故事

保線牛 不畏艱險向前行

採訪、攝影/商訊文化採訪攝影團隊 協助/供電處、輸變電工程處、輸變電工程處北區施工處、台北供電區營運處、嘉南供電區營運處 審查/台電月刊編輯小組
鐵塔更換工程施作前,工作人員細心確認器具及材料的準備作業。

「看!空中飛人耶!」抬頭看著輸電線路上高空作業的台電工程人員,不禁為他們捏了一把冷汗!離地60公尺高的空中維護輸電鐵塔與線路,對台電的維修人員而言,根本就是家常便飯,「有時候一天得爬好幾座鐵塔,爬上爬下十幾次。」嘉南供電區營運處課長林文宗說。

爬上爬下仿如空中飛人的生活,是許多台電人的日常寫照。

嘉南供電區營運處的維護區域北自濁水溪,南到二仁溪,東由阿里山,西至澎湖,「包山包海」,工作量非常大。處長林俊宏指出,區域內電壓34萬5仟伏特、16萬1仟伏特、6萬9仟伏特的輸電線路,使用的鐵塔、鐵柱、鋼管桿、水泥桿、木桿等架線設施超過6,000座,因鐵塔位置不同,定期檢查維護的方式與頻率也不相同。

嘉南供電區營運處經理郭啟明說,沿海地區的鐵塔被鹽霧侵蝕得非常嚴重,依據現場生鏽情況研判,約每2至3年即要油漆一次,台電於生鏽嚴重地區採用3道含「鋅」原料油漆,以延長其效果;即使如此,也僅能稍稍延長其年限,約15至20年視腐蝕情況即要更換鐵塔或其構件。

而位於山區鐵塔因無鹽霧害,使用年限較長,然而山區亦有土崩危害,對老舊鐵塔也要視情況適度汰換,以維持供電可靠。

嘉南供電區營運處課長林見旭表示,鐵塔腐蝕達一定程度就有倒塌之虞,必須更換,否則無法確保供電安全,但是,目前既設鐵塔更換工程,部分卻面臨地主要求的補償費過高及土地使用權取得不易情況下,而無法照計畫進場施工的困擾。「台電不怕做,就怕民眾不讓台電做。」林見旭說。

今(106)年8月分媒體報導「鐵塔綁木條支撐」即是雲林、彰化、桃園一帶若干座鐵塔。台電雖已重點巡查並掌握鏽蝕狀況,備妥改善計畫與材料,但因地主不同意施工更換,為防發生意外,僅能暫以油漆防鏽處理或木桿再補強。

汰舊換新不計辛勞 維護電網不分寒暑

監工人員凝神注意工程人員在鐵塔上施工情形。

雲林台西的夏天燠熱難耐,正午的太陽曬得大地乾裂,但台電工作伙伴的衣服卻總是濕了又乾、乾了又濕,林見旭一邊擦著汗水、一邊指著從鐵塔拆下來的構材說:「你看,這些地方都鏽到可以透光了,再不換新,鐵塔就會有倒塌的危險。」林見旭表示,東北∼橋村線屬於6萬9仟伏特高壓輸電線路,今年預定更新9座鐵塔,但是,因有部分地主不願配合,目前只更換了7座。

林見旭提及,施工前均拜訪所有的地主與當地7位村、里長,詳細解釋工程的必要性、預定的施工方法、安全措施及往後維護作業等,村、里長們及大部分地主都為維護公共利益而同意,但東北∼橋村線仍有地主不同意。另外,即使地主原來同意施工,也可能在動工後發生變化。一位原本同意台電施工的地主,卻在舊鐵塔拆除、新鐵塔尚未裝設之際,開始抗議並禁止台電再行施工。林見旭表示,面對這樣的情況,只能再登門拜訪,強調「拆了鐵塔如不復舊,將使附近地區都沒有電可用。」足足溝通了大半天,地主才同意台電施工。

鐵塔拆舊裝新是大工程,施工中需要使用的土地比較大,台電也要選最適當的時間施工,例如必須於農作物收成後再進場,完工後將農田土地整地復舊,如果傷害到農作物,則須依據「縣市辦理徵收土地農林作物補償費及魚類、畜禽遷移費查估基準」補償。

「對於地主不同意施工的鐵塔,腐蝕部分就只能先以油漆防鏽處理或臨時補強措施因應。」台電也會繼續透過所有管道進行溝通,「但是,這真的很難!」林見旭說,南部地區就有一位地主,多年來均不同意台電施工,不管如何協調都無法解決。

嘉南供電區營運處副處長王春木表示,溝通困難的不只有鐵塔更換工程,「連輸電線路停電維修的時間都很難協調」,供應工業區內大用戶的輸電線路每年必須停電檢修或改善,台電就得與所有的用電戶協調,「因不同產品的淡旺季不同,生產排程也不同,要各工廠同意在同一時間停電,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所以部分大用戶僅同意春節期間停電,為確保供電安全台電亦得配合。

王春木副處長自嘲:「別人過年穿甲水水,我過年目甲烏鬼鬼。」

鐵塔常客 「鳥、蛇、猴子」

生物也是危害輸電系統安全的因子。嘉南供電區營運處總領班蕭武奇說,在鐵塔上發現的動物多到難以置信,有些鳥的翼長超過1公尺,飛過線路停在導線旁休息時就可能會造成感電短路,「當然,鳥也會被烤焦。」郭啟明表示,鳥也喜歡在鐵塔上築巢,會吸引蛇上塔偷蛋或獵食幼鳥,蛇雖然沒有手腳,但卻可以爬到鐵塔最頂端線路上,經常造成輸電系統短路斷電,礙子也會留下閃絡痕跡而必須更換,另最近亦發生果子狸感電事故,懷疑是家庭飼養寵物逃出嬉戲誤攀所致。

電力小辭典 閃絡效應(FlashOver)

閃絡效應是在高電壓作用下,氣體或液體介質沿絕緣表面發生的破壞性放電。

為防止猴害,鐵塔上設有防猴網,可惜猴子身手靈活,效果有限。

郭啟明觀察到,喜鵲及部分鳥類喜歡找一些長長的金屬築巢,叼著撿來的鐵絲在鐵塔上跳來跳去,也經常發生觸電意外。台電工作人員得爬上鐵塔進行拆巢作業,其中喜鵲巢拆下來檢視,發現一半以上都是鐵絲,「真不知道牠們是從哪裡找來的」,台電拆鳥巢會選擇鳥類非繁殖期進行,是為了保護動物與電力系統安全,而這種貼心與周全的作法仍是被愛鳥人士抗議。

鳥也會咬壞電力設施!以橡膠製造的聚合礙子或線路避雷器聚合礙子,對鹽霧的防護比陶瓷礙子更佳,所以,部分靠近海邊的鐵塔就裝置這種礙子,但是,橡膠礙子卻成為鸚鵡磨牙的點心,「民眾棄養的金剛鸚鵡會把聚合礙子當玉米啃,把礙子咬得支離破碎。」郭啟明說。後來發現在聚合礙子塗上一層厚厚的矽油膏可以防範鸚鵡啃食。

猴子也經常造成短路斷電,尤其是去(105)年因大寒流造成山上野果凍傷減產,猴子覓食不易,紛紛下山採食農民種植的作物。林文宗指出,猴子生性頑皮,喜歡在鐵塔上盪來盪去,猴子造成閃絡短路的情況時有所聞,台電在幾處猴群經常出沒的鐵塔裝上警用拒馬的鋼刺鐵絲,及在地面圍起鐵浪板,雖有發揮嚇阻效果,但是仍無法完全扼止,猴群還是爬上鐵塔玩耍。

植物、人害 危害因素五花八門

通往事故現場的道路柔腸寸斷,台電搶修人員仍勇往直前。

植物生長也會危及輸電系統,蕭武奇領班解釋,夏季時竹子一天就可以長高好幾吋,且電線在夏天高溫下,因熱漲效應電線高度也會下降,「夏天與冬天線路垂懸高度差距可達2公尺」,為了不讓竹木碰到線路造成短路,台電經常派員修剪、砍伐。「為修剪竹木,在山裡鑽進鑽出,什麼蛇都遇到過!還有一次被虎頭蜂叮咬,腫起超過20個大皰。」蕭武奇說,因此即使是大熱天也要穿長袖厚衣,並戴上紗網帽以防蜂、防蚊。

蕭領班感傷道,就有前輩因砍竹子而感電殉職!由於竹子頂端被竹葉的重量拉得下垂,但砍伐時施力震動竹身,竹子頂端剎時向上彈起觸碰到線路,「這位前輩當場就走了」。

「人害」也時有發生。民國104年10月8日,領班王仁瑋前往斗南∼虎菁一、二路第7號連接站,進行例行巡檢作業,王仁瑋到達連接站下方,抬頭一看就發現接地線路有異狀,於是爬上14公尺高的連接站平台了解情況,卻一眼看見竊賊正坐在平台上剝除已剪下線路外層的塑膠皮,王領班見狀立即退後,並將平台開孔反鎖,意圖把竊賊困在高台上。

王領班隨即通報課長林文宗,再打電話向警方報案,豈料,竊賊情急生膽,用繩索垂降至地面意圖逃跑。王仁瑋見狀,奮不顧身攔阻,兩人激烈扭打,所幸,課長林文宗、高級專員張茂淵適時趕到,竊賊眼見雙拳難敵四掌,轉身就往樹林逃竄,林文宗拚命追趕,與隨後抵達的員警共同逮捕竊賊。

王春木副處長說明,接地線的功能是在系統被雷擊或瞬間大電流出現時,將電流迅速導入地下,保護輸電系統不被燒毀,竊賊剪斷接地線路會讓輸電系統陷於危險。

冬夜裡海邊的刺骨寒風,也是台電員工必經的考驗,蕭武奇領班表示,隨著東北季風加劇,礙子上附著的鹽份會越來越多,冬季巡檢鐵塔礙子受鹽害情況,一定要選在濕氣特別重、特別冷的冬夜裡出勤,才能觀測到濕氣與鹽份附著在礙子上電流洩漏情形。「正常狀態的礙子有些微的紅光,如果泛著大片藍光時,次日就得立刻召集人員清洗。」

面對天災危害 台電人堅守崗位

蕭武奇領班表示,位於山區鐵塔最怕山崩及土石流,「台電鐵塔做得再堅固、地基打得再結實,如遇山崩仍會受損,台電弟兄就得冒險上山修復。」八八風災時,一座位於阿里山觸口地區輸往奮起湖及嘉義大埔兩路輸電線路的鐵塔因山崩倒塌,必須立即搭臨時線以恢復供電,否則整個阿里山就無電可用。

由於阿里山公路受損,道路柔腸寸斷、人車無法通過,但需立即至現場了解線路狀況,俾迅速進行搶修復電作業,原本經過公路開車只要3分鐘,台電工程人員硬是花了半天在雜草叢生的山區,手腳並用攀爬到現場,早已上氣不接下氣,「山區土地泥濘鬆軟,踏出去的每一步,猶如行經沼澤區,泥漿高至膝蓋,穿著雨鞋的雙腳很難拔出來,真是舉步維艱。」

千辛萬苦趕赴事故現場,當台電員工爬上倒塌鐵塔,正要拆除原有線路時,山壁卻再度崩落,「當時覺得身體一輕,就被鐵塔拖著往下墜。內心驚呼:『糟糕』,這鐵塔上可是攀懸著10位台電弟兄!」蕭武奇領班說。所幸老天爺眷顧,鐵塔下方的土石只滑動了一下就停止了。後來,國軍救災部隊經過事發地,看到台電人員開出便道與新闢的鐵塔地基,無不舉起大拇指,連誇:「台電,厲害!」

蕭領班自豪道,「電力帶給民眾方便與幸福,這都是第一線弟兄們辛苦打拚出來的」。王春木副處長表示,為維護穩定供電,台電上下全力付出,「這不是我們的宿命,而是我們的使命。」台電員工會繼續傳承前輩的風範,全力達成讓民眾都有電可用的服務目標。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