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知識行動展現力量

就事論事

夏季供電拉警報 核電穩供有必要

專訪淡江大學廖惠珠教授

文/傅希堯

核二廠1號機、核三廠2號機在今(106)年6月分已併聯發電,淡江大學經濟系廖惠珠教授認為,2025年達成非核家園已成為政府政策,雖然核能已不再是未來供電選項,但現階段啟用這兩座大型核能發電機組,維護供電穩定並紓解供電壓力,仍屬必要之舉。而要解決未來臺灣地區供電需求,則應由建構「智慧電網」、「儲能設施」、「虛擬電廠」等三方面著手。

去(105)年臺灣供電屢屢進入「橘色」,甚至「紅色」警戒,廖惠珠指出,「橘色」供電警戒是指供電備轉容量率小於或等於6%,「紅色」限電警戒則是台電的備轉容量已在90萬瓩以下(約為夏日尖峰用電量的2.5%),此時,供電情況危如累卵,只要任何機組發生異常,臺灣就會面臨供電壓力。核二廠1號機裝置容量達98.5 萬瓩、核三廠2 號機為95.1萬瓩,兩具大型機組加入併聯發電,可大幅提升今年夏季供電之穩定性,即使在最高之尖峰負載情況下,仍可有效將備轉容量率提升,讓臺灣大幅降低陷於「紅色」限電警戒之危機。

廖惠珠認為,「電力供需是長遠之課題,不是度過今年夏天就能解決問題!」由於核一廠的二部發電機組將於民國108年先後除役,核二廠及核三廠的四部機組也需在114年前陸續停止運轉,台電目前已積極投入各項電力建設,但新電力供應並非一蹴可幾,預估108年及110年臺灣地區才會面臨供電缺口的最大考驗,屆時,如何維持未退役之核電機組可不受干擾而有效且妥適運作,將成為重大的社會及政治課題。

台電統計,去(105)年核能發電的比重只占整體供電量的13.5%,但各方討論供電問題時卻大多圍繞在核電議題打轉,廖惠珠認為,民眾對核能的恐慌,很大一部分是因流言渲染,並擴大車諾比及福島核電廠核災事故影響而造成,事實上,車諾比意外之死亡人數,官方統計及民間社團宣稱之數目可差到數十倍;而福島核電廠意外事件中,也有說法指出沒有任何居民是因輻射直接污染而死亡,居民死亡的原因大都是因遷移後的不適應所造成。

廖惠珠強調,目前沒有絕對無害的供電方式,就算是風力發電也有運轉噪音及槳葉炫影干擾之問題;太陽能光電板則含有大量的重金屬,於生產、使用、回收的過程中都可能污染環境。「每一種產生能源之過程,都會以不同的方式干擾著我們。」所以我們應分散能源取得來源,將各種負面影響及風險降低至可接受的範圍內。

風力與太陽能等再生能源最大困擾在於「間歇性發電」的能源供應情況並不穩定。廖惠珠指出,臺灣目前架設三百餘部風力發電機,經常一小時前還有95%的發電機運轉,一個小時後風停了,發電總量就立即下降至趨近於零;太陽能亦然,當日照不充足時,太陽能發電效率就無法提升。

臺灣地區98%以上的燃料仰賴進口,所以能源價格受到國際價格波動影響劇烈,民國97年國際油價高漲,能源進口總值占國家整體進口總值的四分之一,對經濟發展影響甚鉅。反觀核能具有「準自產能源」的特性,因一批次的核燃料就可供應核電廠一年半運轉之用,也可緩解國家能源供應受到國際短期能源價格波動的影響,確保臺灣之能源安全。

隨著經濟持續成長,未來用電需求勢必日益增加,2025年非核家園之後要達成穩定供電的目標,廖惠珠認為,應由建構「智慧電網」、「儲能設施」、「虛擬電廠」等三方面著手。「智慧電網」就是可雙向傳輸之供電網路,目前使用中的供電網路屬於中央集中型電網,電力只能由發電廠單向輸送到用戶端,用戶端不能回送電力到供電網路中,未來將改為雙向網路,讓用戶端亦可傳送電力至網路中。

舉例來說,因尖、離峰之電價不同,民眾的電動車可利用離峰時間較便宜的電價充電,而在尖峰時間以較高的價格回售儲存在電動車內的電力,讓電力能涓滴不漏的回流至系統中。

「儲能設施」則是應興建大型抽蓄式水力電廠,利用離峰電力將水由低處抽往高處,再於供電尖峰時刻用之於水力發電。尤其,使用再生能源更應一併考慮儲能設施,將離峰時間之風力、潮汐、日光的能量,透過抽蓄方式轉換為水的位能,於必要時釋能發電。

「虛擬電廠」顧名思義就是指非由電廠實際發電之電力調度手段,主要目的是在分散尖峰用電,「省一度就是賺一度」,由於大型廠辦皆與台電公司簽訂供電容量契約,以價格機制引導合約廠辦減少尖峰時刻用電量,避免產生供電壓力。

廖惠珠也提出「跨境電網」的思考方向,例如歐洲電力已做到跨國供電的目標,擴大電網以互通有無,德國在缺電時可向鄰國購買電力,於發電過剩時亦可把電力回售至鄰國;丹麥與挪威則是以海底電纜連結雙方電網。同樣的,臺灣與鄰近國家間的電網合作,亦不失為解決臺灣地區電力供需的方案之一。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