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知識行動展現力量

封面故事

日本核能逢巨變 臺灣核安擺第一

採訪、攝影/商訊文化採訪攝影團隊 協助/核能發電處、核能安全處、第一核能發電廠、第二核能發電廠、第三核能發電廠 審查/台電月刊編輯小組

民國100年3月11日,日本本州福島縣的雲層很厚,天空灰灰的。

當地的福島第一核能發電廠有3座核能機組正在發電,另3座在歲修,員工忙得不可開交。

下午2 點46分,規模9.0的日本東北海域大地震突然來襲,強震反覆持續3分鐘,造成大規模橋塌屋倒。不到1小時,巨大海嘯沖進福島核電廠,海水淹沒廠區,緊急柴油發電機被破壞,無法供應冷卻水到爐心,爐心溫度不斷升高,終於導致爐心熔毀的災難。

我國鄰近日本,同處歐亞板塊與菲律賓海板塊交界。國內的核能電廠現階段仍是供電主力之一,尤其是夏季,更為穩定供電的關鍵,萬一類似災難來襲,各核電廠能否保證安全,以及平時能否穩定的參與供電,備受關切。

日本福島核災 我國核電廠總體檢

回想起日本311事件,臺灣人仍心存餘悸。鄰近的日本發生福島核災,同樣位在頻繁地震帶的臺灣也不免引發對核安的疑慮,因此深入了解與剖析福島事件,成為臺灣核能安全文化發展的必要。

有關福島核災的主因,根據日本國會於民國101年7月完成的「真相調查報告」指出,事發時日本政府與東電公司未即時採取決策,將海水灌入爐心淹蓋核燃料,以致釀成核災,此事件主要由「人禍」造成。另大地震發生時,日本女川核電廠距離海嘯更近,廠區震度更大,卻安然度過,由此可見核電廠只要確保電源與水源,加上事前的充分準備與應變能力,就能抵抗複合式天災的侵襲。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台電副總經理兼核能發電事業部執行長蔡富豐於〈日本311福島核災事件週年省思與感言〉一文中指出,福島核災後,台電於第一時間展開各核電廠的「安全防護總體檢」,檢視各廠因應超大天災的能力,並成立「用過燃料池冷卻功能評估專案小組」、「防海嘯評估專案小組」及「耐震評估專案小組」,以面對全球極端氣候與天災的來襲。

隨後,各核電廠也進行了「核安總體檢」,「台電公司福島後安全強化報告」指出,第一階段有96項強化方案,各電廠均已執行完成,也通過歐盟的壓力測試,確認符合國際安全標準。第二階段由原能會綜合歐盟管制機關、日本原子力規制委員會、美國核管會的管制建議,採用最高標準改善,提出44項強化措施,台電公司已陸續完成中。

四大面向強化 提升核電廠安全

所有事先精密的規劃與準備,都是為了讓核電廠中的每一個細節都能確保安全。/圖右為於夜間演練更換緊急循環水泵備用馬達。

為避免核災發生,台電對現有核電廠展開全面安檢及補強,主要推動「提升耐震能力」、「強化防海嘯及洪水能力」、「建構後備救援用多重水源」、「落實斷然處置程序指引」等4大面向的改善。

舉例來說,「機組斷然處置程序」就是當機組達到注水操作條件時,經通報核能發電主管副總經理後,電廠即可據以執行機組斷然處置決策,將生水或海水注入反應器。核三廠廠長江明昆說明:「下令注水到反應爐,就是已到最後關頭,壯士斷腕!也就是台電寧願犧牲反應爐財產,絕不犧牲民眾安全。」言及此,他神情之堅決,語氣之感性,著實展現台電核能工作者堅決保護民眾安全的使命與決心。

堅實核安文化 機組供電不打烊

上: 有了日本福島核災的警惕後,台電核能電廠更加提高了核安演習的次數與強度。圖為核一廠技術支援中心演練。/下:核一廠輻傷救護演練。

盛夏期間,是颱風襲臺的旺季,也是台電如臨大敵的備戰之時。因應颱風,核電廠早已建立一套純熟安全的降載機制,面對近年影響日益劇烈的極端氣候,核電廠更是大意不得,除了絕對不能打折的核能安全,也因為搶救那極其珍貴的備轉容量,核電廠更不容許跳機。

除了加強防護複合式天災避免重大核安影響之外,核能電廠的運轉安全要求本就屬於國安等級,因此自正式商轉以來都適用最高嚴苛標準。近年來為了供電安全,核能部門同仁更笑稱是到了「OVERDO」的地步。

一日之計起於晨,「每天一早要想臺北可以提供什麼資源給各廠。」核能發電處扮演著統帥的角色,每天一早就開始指揮調度源。核能發電處處長簡福添表示,各主管在每天清晨七點前,已經清楚瞭解了各核電廠在過去24小時的運轉狀況,包括機組設備運轉與調度,乃至民眾關切重要議題等面向,上午一上班就與核能技術處召開聯合晨會,討論電廠設備安全議題並予協助,核能安全處每日亦由駐廠安全小組回報電廠營運與安全的監督情況。核能體系上下動員,對於每日的例行公事,絲毫不敢懈怠。

簡福添表示,由於供電吃緊,各核能電廠為了避免發生跳機、降載,恐會造成供電危機,台電各核能單位平時即嚴密監督機組狀況。電廠如有異常情況,不論晝夜,隨即召集相關人員進廠處理,電廠各部門亦於晨會時平行展開深入檢討。

近年,核能發電事業部更參考世界核能發電協會(WANO)優良作法,對於電廠重要安全面向,歸納建立20個功能領域及145項對應指標,各領域均由總處組長及電廠經理以上成員組成同儕小組,成員間平時以通訊軟體密切聯繫及討論,並定期召開會議追蹤各領域趨勢,不斷進行改善優化。加上「核安文化精進方案」的推動,以風險管理、人員績效、包商管理、管理效能等四大主軸,定期檢視營運管理狀況,並由核能發電事業部副總經理蔡富豐每季召開「核安文化推動會報」檢討,時時著眼於提升電廠整體安全文化。

「人治有缺點,必須用制度來管理。」但光是訂立安全守則是不夠的,還要建立「安全文化」,設備都依法規,操作都依SOP 程序書進行,程序書不只可以避免人禍,還能防範天災,連防颱也有對應的程序書步驟,簡福添舉例,面對每年夏季的颱風來襲,5月分時各廠就會開始預先準備,颱風預警一發布,就開始著手防颱工作,依照程序書一一確認防颱步驟,讓機組在面對颱風侵襲下,得以安全度過,持續穩定運轉供電。

核安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圖為核一廠斷然處置注水口,必要時可注水至爐心確保安全。
上╱核一廠演練發生核災後,直升機運送設備。 下╱核一廠演練發生核災後,燃料池補水。

儘管核電廠的機組運轉維護已經做到極致,但天災來臨時,仍舊可能為固若金湯的核電廠帶來麻煩。今(106)年6月初,因鋒面滯留北海岸的一場瞬間強降雨,單單10小時內累積超過600毫米雨量,極端氣候帶來的豪大雨土石沖刷影響,造成核一廠2號機一座負責發電輸出的345kV 輸電鐵塔倒塌,迄今仍未修復。

往往人算不如天算,原規劃自4月29日降載運轉的核一廠2號機,像是以時速100公里往前開的車子,將時速調整到75公里,以「保留體力」到供電吃緊的6月時仍可一戰,但因為這場強降雨,2號機只能提前進入機組大修。簡福添強調,短少了核一廠2號機的發電,讓6月上旬時全國電力備轉容量率少了1.3%,原本就相當窘促的供電壓力因此更為沉重。

核一廠也隨即全面總動員,強化電廠周遭的邊坡穩固,不分男女員工,紛紛加入搬沙包穩固電塔邊坡的任務,為的就是確保今年供電行列中核電廠務必不能缺席。在一次視察行程中,台電董事長朱文成見到肩扛沙包的女性員工,看到了台電人的努力與拼勁,深受感動,大力慰勉核電同仁的辛勞付出。

今年6月北部落下超大豪雨,朱文成董事長到核一廠視察修復情形。

臺灣正一步步走向非核家園的道路上,簡福添表示,「在核電廠完全停止運轉前,台電將持續維護核能的安全。」「不論核能電廠是營運一年,或是一天,對安全的要求都是一致的。」核能安全處處長吳才基也說,「核能安全營運必須謙虛再謙虛、不能自滿,持續追求再進步,看到別人的優點要學習,發現缺點要改正。」兩位臺灣核能發展重要的領導者下了一個共同的結論,「核能安全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