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知識行動展現力量

職場充電站

野遊筆記 山林生活教我的事

文、圖/ 本山賢司 轉載自貓頭鷹出版《野遊筆記:101 件山林生活教我的事》

野遊(Outfit)

「在這個山野住一晚吧!」遇到讓你有這種感覺的地方時,先別多想,試著聞聞風的氣味。把樹木的氣息,或是水的氣息、森林的氣息,用力地吸進肺裡,再抬頭看看白雲,找尋風向。

在這樣的地方蒐集流木、鋪造睡床,為生火而找尋風向。當籠火燒旺時,一切也準備得差不多了。到附近的河川汲水,返回時隔著樹叢看見搖曳的火光。收好裝備,把睡袋攤在野葛或艾草鋪成的睡床,宛如有種回到家的感覺,還不賴唷!

總之, 荒涼的場所會因籠火而慢慢轉變成舒適空間。仰望變幻的夜空,在搖曳的火光中喝酒,是多麼美好的時刻。這種享樂方式就稱「野遊」 。一般的說法是「戶外活動」(Outdoor),但我覺得不夠貼切,所以稱為「野遊」(Outfit)。

Outfit,照字面直譯就是「適合外面」。字典的解釋為,因應某種目的的全套裝備。Out 還有一個解釋是「昏厥」,即 Knockout(擊倒)的out。18 世紀後期的口語便將「醉茫」稱為out。這倒是滿符合個人享樂的意境。Outfit:野宿戶外,觀星飲酒,確實是這種感覺沒錯。

野外良伴

外出野遊絕對少不了的刀,我總是攜帶大中小三種。最大的刀是用來代替劈刀的獵刀。中型的是薄雙刃的料理用刀。小的則是備用刀,我都隨身放在口袋裡。刀具分為兩種,一種是刀刃可摺疊的摺疊刀,另一種是刀刃可收進鞘裡的摺刀。

抵達山野、放下行李後,第一件做的事就將大獵刀的摺刀穿入腰帶。如此就能提醒自己要小心面對大自然。這就像在野外的一種儀式,接著才準備生火。做引火材時我會使用獵刀。沒時間的話就直接用火種,不過既然是無事一身輕來到野外,還是找個地方坐下來,動手做引火材。

中型大小的刀,因為主要用途是做菜,所以我選擇薄雙刃的刀款。厚刀刃對葉菜類蔬菜來說還好,但馬鈴薯或洋蔥等根莖類的蔬菜就很難切。也許有人會想,直接用菜刀不是比較方便嗎?但到了野外,我就想盡可能避開有居家感的工具。

懂得如何用刀,野遊會更有趣。等到用習慣,能像用削皮刀(水果刀)那樣把刀刃對著自己切,切什麼都會變得很方便,甚至不需要砧板就能快速切好菜,也正是展露野遊者真本事的技巧。

繩索二三事

在野外,打結、用繩子固定物品是很重要的技術。露營用具小物中廣為人知的豬鼻「自在」(註),可以讓固定營釘變得更加方便。兩個豬鼻子般並排的洞,將繩子穿洞後打結,就能鈎住營釘;能自由傾斜角度,不會讓繩結變小,還能把繩子拉得很挺。

地爐裡吊鍋子用的自在鈎也是相同原理,讓兩根棒子的單側滑動,以方便的傾斜角度固定。因為是把鍋子的把手掛在前端的鈎上,所以稱為自在鈎。

控制遊艇的牽引有個非常方便的器具,也可說是新型的豬鼻,上面只有一個洞和一條溝;顏色是顯眼的橘色,用的是橡膠繩,巧妙運用橡膠的性質。雖然構造很簡單,但說明起來會有點繁瑣,總之就是一種利用橡膠繩伸縮性的構造。一拉就變細伸長的橡膠繩,套進溝裡鬆開後,恢復彈性的橡膠便會固定在溝裡。套環本身也有彈力,但不會收縮。

在野外覺得天氣不好時,我會搭起防水布。這時,我會使用遊艇繩環和伊那谷的打結方法。立木、樹樁、石頭、圓木什麼都可以利用,搭起硬挺的防水布後,心情會變得很好。即使遇到強風,橡膠繩也能隨著風力調節,不會輕易鬆掉。有時我會視情況搭兩、三塊防水布。這麼一來,即使身處在落葉林之中,卻有一種搭乘帆船的感覺。強風沿著山脊吹拂,防水布隨著餘波飄揚。此時喝的酒更是美味。

三大首惡!務必提高警覺

野外有許多高危險性的生物,但遇到的頻率並不高。在鄰近的山野,必須留意的是蝮蛇和虎頭蜂。此外,或許各位不太清楚,還有一種叫做「日本紅螯蛛」的蜘蛛,牠也不好對付。尤其是夏天,這三大首惡的危險度會提高,即使在住家附近也容易受害。

雖然蝮蛇比無毒的蛇來得暴躁易怒,不過,通常聽到人聲就會落跑。但梅雨季過後是牠們的產卵期,此時攻擊性會變強,在茂密的草叢、被河灘石頭蓋住的地方都很有可能遇到牠;特別是早晚牠的活動力比較低,一不小心踩到牠的話會被咬。

虎頭蜂很可怕。只是普通飛行的話,表示牠們是正離開蜂巢去找食物或搬運餌食,只要不妨礙牠們就不會被叮。蜂巢附近的守衛蜂會做出「別靠近」的威嚇警告,假如揮手驅趕,蜂巢內就會飛出成群的虎頭蜂;所以乖乖接受警告,盡速離開才是聰明之舉。曾有人不小心拍打有蜂巢的樹幹,結果慘遭叮咬。

有次,生好火之後我喝著罐裝咖啡,卻有隻大虎頭蜂飛到我手上,這時切勿輕舉妄動,因此我全身僵硬得像石頭。牠從我的手上飛到罐口、又飛回手上,還爬到手臂,甚至臉上。我對這傢伙完全沒轍,拜託同伴用香煙燻我,但對方也怕被攻擊,說「才不要哩」,便無情地回絕了我。後來,牠又從我的臉頰移動到嘴邊。

就在那時,我緩緩地把臉湊近火堆,牠才總算被熱氣逼走。中間有好幾次我都猶豫著要不要打牠,但還好沒那麼做。以前我曾穿著鋁纖維製的防護衣參與過驅趕虎頭蜂的活動,當時我張開雙手用力拍打,但虎頭蜂的頭很硬,根本拍不扁;而儘管身體都被打扁了,毒針還是從微妙的角度扎出來。使勁猛打,毒針滲出的毒液幾乎要弄濕手套。

日本紅螯蛛則待在草叢裡。牠們會把芒草的葉子弄圓,好用來築巢,一撥開芒草葉子就會跑出帶著透明感的淡綠色蜘蛛。雖然身長只有幾公分,卻張著褐色螯牙、一副嚇人的模樣,令人畏懼。牠們的螯牙雖小,但就算戴上手套也未必擋得住。

日本紅螯蛛會在芒草巢中產卵。幼蛛孵化後,便吃母蛛的身體長大。聽起來很感人,但母蛛在產卵期會變得很有攻擊性;被咬到時,瞬間會有股尖銳的痛直衝腦門,那叫做灼痛。被咬後會留下兩個小小的出血點,像是被蚊子叮過似的紅腫、起水泡或潰瘍。雖然少見,但曾有報告指出有人因此死亡。

所幸,到目前為止的野遊,我還沒遭受這三巨頭的毒手。即使平常不太起眼,一旦知道是危險生物後就會對牠們另眼相看了。

急救用具與裝備

用不到最好的急救用具。

前往野外時,該以怎樣的基準來整理裝備呢?我常被生手問到。裝備的基準其實因人而異,我通常以造訪的地點和天數來預測可能發生的最糟情況,再決定要帶哪些裝備。

服裝配合季節是基本原則,就算氣象預報說百分之百是晴天,我還是會準備雨具,因為即使是標高600 公尺的矮山,天氣也是說變就變,何況氣象預報並非完全準確。而且,標高每增加100 公尺,氣溫會下降0.7 度;風速每增加一公尺,體感溫度就會降低一度。基於考量,即使是夏天,也要留意天候的變化及裝備。

接著準備換洗用的內衣褲、水壺、美格光手電筒、急救用具、磁鐵、雙筒望遠鏡、皮手套、野遊筆記、鉛筆、地勢圖、刀具、打火機、小手鏡。如果背包還有空間,我會再放進防水布和細麻繩。

急救用具的內容也會隨著造訪地點而改變。如果是去高尾山(註),會準備急救包、繃帶、扭挫傷用貼布、包紮帶、燒燙傷藥、眼藥水、鑷子、水泡墊片、碘酒、消毒用酒精、自製的蟲咬藥膏。這是基於可能發生的最糟情況所準備的物品。

野宿的天數增加時,我還會在急救用具裡加上可防止化膿的抗生素、細魚線和皮革用縫針。也是依據最糟情況的預測,為了縫合傷口而準備的。皮革針與普通的縫針不同,呈彎曲狀,我想就算是生手也能縫合皮膚。當然,這也不是必要之物,但有做過皮革手工藝的人應該知道,普通的針很難穿過堅韌的皮革,而皮膚正是最天然的生皮。

即使用不到這些裝備,但我每次都還是會準備。我並不認為用不到就沒必要,而是會想,用不到也就表示此趟旅行一切平安。可說是所有裝備的共通點,造訪野外時,行前心理準備很重要。(本篇節錄自貓頭鷹出版社《野遊筆記:101 件山林生活教我的事》,並經重整後刊出)

豬鼻「自在」:臺灣稱為「營繩調節片」。

高尾山:位於東京都八王子市,標高599 公尺。每年有數百萬遊客前往,被稱為「世界上登山者數量第一的山峰」。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