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知識行動展現力量

電力與生活

兩代因緣 中原大學校長張光正與台電的淵源

文、圖/劉俊輝
民國40年台灣電力公司東西電力系統聯絡工程竣工典禮紀念。(圖片提供/張光正)

「你認得出這個人是誰嗎?」中原大學校長張光正指著一張橫幅的黑白老照片,照片上的題名寫著:「台灣電力公司東西電力系統聯絡工程竣工典禮紀念」。照片拍攝於民國40年的萬大發電所,而張光正剛才所指的人物,正是時年38歲擔任台電總工程師的孫運璿。「就是照片裡長得高高帥帥站著那個,特別顯目。」

從一張老照片說起

張光正體力充沛精神奕奕的說起當年往事,不僅神采飛揚且記憶深刻。民國40年,當時他仍只是國小一年級的小學生,照片中的他被陳誠副總統抱在懷裡,陳誠右手邊坐著的女性是張光正母親,在一旁則是張光正的父親張靜愚,時任經濟部政務次長,因而一同參加東西聯絡工程竣工典禮。

從日本政府手中接收臺灣的國民政府,在大戰過後,臺灣社會幾乎呈現百廢待舉的狀態。根據孫運璿的回憶錄指出,一批日本人臨走時對台電表示「3個月後,臺灣可能就會黑暗一片。」因此孫運璿逢人便說:「我們就是有這股勁,打敗日本人的預言!」戰後5個月內恢復臺灣80%的供電系統,陸續完成日月潭發電廠、烏來水力發電所等工程。

而臺灣東西電力系統聯絡工程的完成,代表著臺灣原本數個區域供電系統整合為整體,將臺灣東部的水力發電,輸送至西部。這可不是字面上如此簡單的工程而已,必須穿過能高越嶺古道做為架設高壓輸電線路徑,自花蓮縣的龍澗水力發電廠開始,翻越中央山脈,再到南投縣仁愛鄉的萬大水力發電廠連結。

因此許多當年為臺灣社會打拚奮鬥的台電工程師,在照片上留下彌足珍貴的歷史畫面,除了前述所說人物,還包含前排右一座位上的黃煇總經理。在那次旅程中,張光正和父母也參訪了日月潭大觀發電廠,並在當年涵碧樓前留下紀念身影。

張陳兩家 百年世交

當年仍幼小的張光正會被陳誠副總統懷抱,可見兩家深厚交誼。張靜愚在民國17年結婚時,陳誠即擔任他的伴郎,日後雙方互有往來。張光正的農曆生日剛好和陳誠夫人同一天,因此每當張光正口中的陳伯母生日時,也總會收到一份她送來的生日禮物。另一個見證兩家交誼的例子,則是每當陳誠生日時,總會在那天晚上到張家坐坐,和老朋友閒話家常敘述情誼,便是陳誠慶祝生日和放鬆的方式之一。

張靜愚年輕時留學海外在英國念書,歸國後受到國父孫中山的賞識,曾擔任國民黨中央黨部秘書,並擔任黃埔軍校校長的英文秘書。因為攻讀英國利物浦工業學院機械工程系的緣故,先後擔任廣東航空局業務處長、廣州大元帥府航空局長等職位,北伐結束全國統一之後,就任統整全國航空力量的航空署副署長、署長,對之後空軍的創建有莫大助力,也因此空軍官校頒發紀念章上頭的人像,便是張靜愚先生。

張靜愚在擔任經濟部次長期間也曾擔任台電監察人,後續接任台灣鋁業公司董事長等職位。當年的台鋁公司,如同台電和中油等國營事業,都是攸關重要民生及經濟發展的產業,尤其煉鋁工業需要大量電力需求,張光正仍記得父親經常往返台電公司和高層商討電力供續的問題,為了臺灣的前景奮鬥打拚的心情,和台電的關係緊密聯繫一起。

兩代之間 巧妙因緣

中原大學校長張光正沿襲著創校精神,推廣教育理念。

或許是當時施顏祥經濟部長借重張光正在商業發展研究院院長時管理上的肯定,榮獲經濟部提名並在民國100年6月當選為台灣電力公司獨立及常務董事,透過並藉由參與政府機構相關業務,促成校際與產業的鏈結,落實企業永續經營,不僅是為臺灣作事的使命感驅使,兩代都和台電聯繫的巧合,讓張光正感受因緣際會的溫暖,也讓他擔任獨董時倍感光榮,實屬難得的榮譽與聲望。

那年的獨董經驗,其自述雖未對台電經營上有太多著墨,卻為本校產學合作發展提供卓見與鏈結關係,但面對核四的眾多紛擾,張光正卻始終和台電員工的心情站在一起,透過講話鼓舞員工士氣。對張光正而言,在艱困的環境中面對挑戰和保持信心,因為信仰力量而謙卑處世,得自於父親張靜愚的身教,也變成他一生的榜樣。

張靜愚除了是中原大學的創辦人,和同年創校的東海大學也大有淵源。在當年,東海曾是比臺大更有吸引力的「貴族」大學,廣大校地、新穎校舍和知名建築等眾多尊榮集於一校,張靜愚卻獨具慧眼,靠 上帝的引領,不畏艱辛,在經費困窘下,櫛風沐雨,讓中原大學於1955年,從棄置的軍營破樓中興起,成長至今,寫下一頁中原理工學院奮鬥史,當年唯一校舍是原屬第六軍團的建築,全校師生及教職員工200人,便一同擠在舊大樓(現命名為懷恩樓)中寫下歷史。

直到今天,中原大學的辦校成績一直寫下私立大學歷史,不僅連續12年未調漲學費,更連續5年獲教育部私立大學補助首獎等成績肯定,對張正光而言不僅是來自神的恩典,以「篤信力行」為校訓並持續推廣全人教育數十年如一日,更是來自張靜愚創校以來的精神傳承。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