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知識行動展現力量

電力與生活

摩洛哥氣候峰(COP 22)的美麗與哀愁

文、圖/環境保護處 溫桓正
摩洛哥氣候峰會會場外懸掛各締約國國旗。

摩洛哥的呼喚

周邊會議開會情形。

每年世界各國為了因應全球氣候變遷所召開之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締約國大會,2016年的大會已於去(105)年11月7日至18日於摩洛哥馬拉喀什(Marrakech)舉行。這是自1995年德國柏林召開第一次締約國大會(COP 1)後,所召開之第22次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締約國大會(the 22nd Conference ofthe Parties, COP 22,或稱為摩洛哥氣候峰會),也是非洲國家第4次主辦,摩洛哥馬拉喀什更是繼2001年COP 7之後再次舉辦。

今年COP 22之所以被重視,主要是因為《巴黎協定》(Paris Agreement)這個舉世矚目的全球減碳協議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從共識、簽署、批准、生效,以驚人的速度完成所有法定程序(註1)趕在COP 22開會前夕的11月4日正式生效,如何讓這份有史以來最快闖過門檻,並獲得最多締約國支持的全球氣候公約得以落實,應是COP 22的重要任務。

IETA舉辦碳管理策略會場情形。

原本期待COP 22能為巴黎協定之後續執行程序協商出階段性的成果,但是馬拉喀什會議召開第2天,因為美國大選投票結果川普當選,為COP 22,甚至全球減碳工作投下了一顆超級震撼彈,造成隨後會議談判進度和最後結果產出均不如預期。筆者有幸再次奉派隨著行政院團參與這場盛會,並於11月17日下午假國際碳排放交易協會(International Emissions Treading Association, IETA)的會場中,發表「Carbon Management for Taiwan Power Company」,說明本公司近年在碳管理策略方面的做法。以下將以COP 22的「美麗與哀愁」為題,分析參加本次大會的近身觀察。

川普當選帶來的當頭棒喝

美國館內舉辦之論壇。

如前所述,由於川普當選帶給巴黎協定多項的不確定性,因此就先從COP 22「哀愁」的一面談起:

由於川普在競選期間多次聲稱「全球暖化是個騙局、是中國要用來降低美國競爭力的陰謀」、「上任後將會退出巴黎協定」,因此當美國總統選舉結果傳來,在COP 22會場外立刻上演一場又一場的抗議活動,甚至在11月13日馬拉喀什的市區集結了大批來自世界各地的環保團體進行大規模的示威遊行,高喊:「請各國領袖能夠堅持讓巴黎協定繼續推動下去」的口號;而會場內則充斥著川普上任後美國有可能退出巴黎協定的探討與衝擊評論。

到底美國可否退出巴黎協定呢?翻開巴黎協定第28條,條文中清楚規定:「一、自本協定對一締約方生效之日起三年後,該締約方可隨時向保存人(註2)發出書面通知退出本協定。二、任何此種退出應自保存人收到退出通知之日起一年期滿時生效,或在退出通知中所述明的更後日期生效。三、退出《公約》的任何締約方,應被視為亦退出本協定。」由於美國已於2016年9月3日由歐巴馬總統批准加入巴黎協定,因此,川普一旦決定美國不履行承諾,最快也要四年後,若此真正的考驗應該是在川普第二任的任期,當然川普也可以直接宣布美國退出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而選擇走巴黎協定第28條第三項的捷徑。

承前,無論美國決定不理會巴黎協定或直接退出氣候變化綱要公約,接下來全球減碳工作可能會分崩離析,不只重蹈京都議定書美國沒有參加的覆轍,恐怕讓全球溫升控制在攝氏2℃的希望加速破滅。逼得COP 22閉幕時各國共同以「馬拉喀什行動宣言(Marrakech ActionProclamation)」,呼籲以「最高政治承諾」將對抗氣候變遷列為緊急優先事項。

如果美國政府縮手,那意味著其他國家要做的更多,特別是資金投入部分,如綠色氣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這也是COP 22會議期間另一項被討論最多的議題。「綠色氣候基金」是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組織在2011年設立,根據巴黎協定的共識,已開發國家應實現在2020年以前,每年提供1,000億美元資金的目標,以協助開發中國家進行減緩與調適工作。巴黎協定雖暫時不會因美國立場改變而停擺,但缺乏美國的資金投入,發展中國家的能力建構、調適能力強化及整體氣候友善技術的研發等資金挹注及相關工作推動進度均將受到嚴重衝擊,這也是本次會議無明確進展的重要原因。

非洲發展再生能源的鴻圖大略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約有6.24億人口,居住在缺乏電力供應的環境。

拋開前述烏雲罩頂的氛圍,接下來換個角度談一談COP 22及全球減碳工作「美麗」的一面,從這也可看出摩洛哥主辦COP 22的企圖心:

本次會議摩洛哥於展示會場中大力宣傳非洲地區於2030年再生能源的發展策略。由於非洲地區約有6.24億人口居住在缺乏電力供應的環境,佔全球無電力供應人口的53%,尤其是衣索匹亞、剛果及奈及利亞等國所在的撒哈拉以南非洲(Sub-Saharan Africa)各國。同時,最近幾年非洲地區因為經濟發展,每年電力需求平均約6%成長,預估至2030年約需增加4,570億瓦(GW)裝置容量,而這其中約64%將採風力、太陽光電(Solar PV或CSP)、生質燃料、水力發電等各式再生能源發電技術,如此將可大幅降低對化石燃料的依賴。

由此可見,減碳工作即便在經濟落後的非洲國家也不落人後,惟未來非洲地區再生能源發電技術的投入,資金能否及時到位關係重大。

另外,「再生能源百分百(100%RenewableEnergy)」也是本次會場的熱門議題,特別是東道主摩洛哥利用偌大展場空間宣揚再生能源發展在該國減緩策略的核心價值。值得一提的是該國一個稱為NOOR Ouarzazate的大型太陽光電計畫。整個計畫共分為4期,總裝置容量約580MW,占地約3,000公頃,預計於2018年完成,前3期將採聚光型太陽光電技術(CSP),而第1期裝置容量160MW,總投資金額約7.3億歐元,已於2016年2月完工運轉,每年約可減少24萬公噸二氧化碳排放量。第2、3期計畫將分別再設置200MW及150MW容量,預計於2017年完工,而第4期70MW的計畫目前則尚未確定。按該國規劃到2020年時要將再生能源發電量提升到整體能源需求的42%,2030年更將達52%,以減輕對能源進口的依賴並降低碳排放量等多層次目標,充分展現該國在土地、地理條件與資源的優勢。

2030年各國NDC仍超額排放140~170億噸二氧化碳當量(資料來源:The Emission Gap Report 2016)。

除此之外,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於2016年11月3日公布《2016年排放差距報告(The Emission Gap Report 2016)》,並且於11月14日的周邊會議進行報告的重點解析。本份報告延續2015年差距報告之論述指出:到2030年全球各國預估將排放540~560億噸二氧化碳當量,遠遠超2030年全球排放需控制在約420億噸二氧化碳當量以下的水準,即使各國所提之「國家自主貢獻」(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 NDCs)完全兌現,本世紀末溫升仍恐達2.9~3.4℃。但報告也提供一些解方,如:全球各國應加大減排力度,在既定目標基礎上進一步減排25%,可大大地減少氣候風險。又如:國際社會要避免有嚴重氣候變化的機會,目前的努力還嫌不夠,建議要以更快的速度在建築、產業和交通等方面進行能源使用效率的提升。

後續觀察與行動

雖然巴黎協定這個自京都議定書以後人類最重要的氣候協定已正式生效,卻因為川普當選吹皺了一池春水,川普對暖化的說法是否應被視為選舉語言,值得後續密切觀察。

但我們可以趁全球對川普上台帶給巴黎協定不確定的疑慮之際,加快我國在減碳策略與行動的腳步,以拉近與先進國家的距離,如此亦可呼應COP 22所通過的「行動宣言」中,針對包括我國在內的所有非締約國應立即在現有成就上採取更積極行動,並留意在馬拉喀什所發起的各項倡議與夥伴關係的呼籲。

1:巴黎協定生效門檻為至少55國批准,並涵蓋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總量的55%。
2:按規定其為聯合國秘書長。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