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知識行動展現力量

封面故事

電廠守護者 合力開未來

採訪、攝影/商訊文化採訪攝影團隊 協助/發電處、電力修護處、電力調度處、電源開發處、大潭發電廠、台中發電廠、興達發電廠、明潭發電廠 審查/台電月刊編輯小組
遇颱風侵襲時,台電維修人員幾乎日夜守護迴轉攔污柵,就是擔心一出狀況就會有供電的問題。(圖為大潭發電廠迴轉攔污柵廠房)

一孩童匆匆忙忙跑回家裡,跟媽媽說:「外面有叔叔找妳!」這個陌生人是誰呢?其實就是孩子的爸爸。爸爸是台電派駐在深山裡水力電廠的員工,因交通不便利,只能2~3個月回家一趟,小孩竟然不認得自己的父親!

犧牲奉獻 繁榮社會並厚實國力

在台電待得夠久的同仁,可能都曾經聽過這麼一個黑色笑話。雖然今天不會再有這種離譜的事發生,但卻可能轉化為另一種形式呈現。

台電資深同仁表示,他有一位同事家住臺北南港,人在台中發電廠上班,年輕時,女兒被診斷出腦中長瘤,必須開刀,他卻沒法在旁守護;事過境遷,小孩長大了,又遭遇到就讀逢甲大學的兒子出車禍,卻因工作必須前往外地發電廠修護,兩次在兒女最需要父親時,他都無法請假陪在他們身邊。事發當時,同仁紛紛為他感到不捨,虔信上帝的他反而安慰同仁說:「我努力做好我的本分,上帝會保護我的兒女。」

身為台電工程人員,經常必須東奔西跑、上山下海,為民眾用電的社會公益,不得不拋下自己的家庭生活,割捨承歡膝下及陪伴兒女成長的時間,代價太大,損失無法挽回。但回過頭來看,正由於這些台電人的犧牲奉獻,造就「臺灣經濟奇蹟」,繁榮了社會,也厚實了國家力量。

當然,我們也很慶幸這位同事的兒女終能健康痊癒,長大成人,步入社會,追尋父親的腳步,繼續為社會付出一己心力。

居無定所 逐電廠而遷

當海水低於潮位時,容易導致大量垃圾沉積、淤泥瞬間湧入進水口,使得濾網堵塞造成濾網變形。

曾經在民國86年榮獲十大傑出青年,現任台電電力修護處中部分隊高級技術專員的林中隆則是另一個例子。

林中隆去(105)年元月到彰濱民營電廠維修;2月支援中二隊負責水力電廠歲修工作;3月回臺中;6月赴海外支援關島PITI電廠一個月;回臺後在台中發電廠備妥大修工具後,10月又到關島一個月;回來之後,在通霄發電廠搶修一部機組;12月27日又前往關島,協助Dededo電廠的修護任務,預定農曆年過年前後再回臺。林中隆指出,台電技術人員的工作性質具備濃厚的游牧民族特色,必須適應很大的機動性,當然這會犧牲與家人相聚的時間。

中一隊領班陳榮宗表示,他11月在大潭發電廠進行維修,雖然一週只能回家裡一次,卻已經算是比較好的狀況。

「雖然在進行大修,但突發狀況卻很多。」中一隊課長陳秋南指出,預期備用容量的不足,導致屆齡除役的機組例如通霄1、2、3號機,還必須在尖峰負載時進行緊急供電,原本不必維修的機組,臨時就必須接手維修,因此在大修的專案中,又加入小的專案,往往人到了,材料還沒跟上,牽一髮而動全身,但無論如何,還是要把維修的任務完成。

中一隊經理凃鴻興強調,台電工程人員要具備忍受3D「Dirty」、「Difficult」及「Dangerous」的特性,也由於這種侷限,造成人才進用的困難,再加上台電面臨著有經驗員工的退休潮,已出現核心技術及人力斷層的危機。因此,他認為台電有必要於此時進行未來10年以上的技術人力盤點,並採取因應對策。

汽機每2年必須停機大修一次,4年必須開蓋大修,針對動、靜葉片等設備進行檢查。(圖為台中發電廠汽機檢修狀況)

台中發電廠汽機組經理張穎潮說,汽機兩年必須停機大修一次,四年必須開蓋大修,針對動、靜葉片設備進行檢查,如有損壞、劣化或比較可能會壞的組件,就必須全數予以換新,平常也會對設備進行預知保養作業,確保機組運轉安全可靠。張穎潮認為,時間就是金錢,為了提早完成檢修作業,不久前,管控排程已改為以「小時」為計算單位,並以Line或Juiker等通訊軟體建立群組,當前一維修排程提前完成後,可以立即通知同仁或包商提前進廠施作,例如軸承裝好後,即可以立即通知儀資人員進場施工。

深夜衝進廠維修 趕在上班前運轉

汽機檢修工作常與時間賽跑,必須在第一時間趕到維修現場。

大潭發電廠熱機組三課負責海水泵室的維護作業,該廠有12部迴轉攔污柵,曾因在進水口處發現綠蠵龜卡卡而名噪一時。工程師謝長宏指出,因電廠臨近垃圾掩埋場,垃圾很多,經常會堵塞進水口,例如在去(105)年5月31日備轉容量率創下最低紀錄時,就有一長條木頭卡住一部攔污柵鍊條,造成整組鍊條變形,影響一部機組必須降載30%,為避免攔污柵維修影響到發電,同仁通常會等到晚上才進行修護,遇有颱風來襲警報時,為避免進水口堵塞,會安排6~8名同仁及包商人員進廠值班,並視狀況進行機組搶修,以防萬一。

大潭熱機二課工程師傅建清及裝配技術員鐘皓哲、廖良文3人受訪時表示,二課負責氣渦輪機及其輔機設備的維修,同時須對運轉中的異常狀況進行即時處理。傅建清說,當機組有問題時,同仁們儘量會配合系統負載需求低的時間進廠搶修。甚至有時須於凌晨2~3點起床出門,並在數個小時內找出事故點排除異常情形,拼早上7點前完成修復,讓機組重新啟動。

鐘皓哲進大潭工作已經9年,他豪氣萬千的說,待在熱機組多年,已培養出單打獨鬥、能獨立主導維修作業的能力。鐘皓哲育有一對3歲半可愛的雙胞胎,之前他每周會回高雄探視父母及妻小,近兩年申請到宿舍,妻小搬來一起生活,但父母親年齡已大,期盼他能回到高雄工作。經向電廠提出申請,已獲同意,只要技術交接完成之後,即可如願調回高雄的電廠工作,閤家團聚。

家住桃園的廖良文最是幸福,每天下班都可回家。他指出,每一次機組問題的解決,都有其困難度及時間壓力,因此在完成任務後,會有高度的成就感,而且他很享受團隊合作的過程,認為這氛圍實在很棒。廖良文曾在農曆大年初二凌晨近兩點時接到電廠打來的電話,表示主機系統發生蒸汽洩漏情形,急待修復,他二話不說,搶在第一時間趕到現場,完成修復使命。

水箱內搶救破管 侷促、喘息、怕觸電

水箱破管維修環境,空間狹小,且為密閉空間,易生缺氧現象,空氣又熱又臭,令人噁心想吐。(圖為興達發電廠水箱管線)

興達發電廠汽機組領班張俊賓表示,該電廠1部汽輪機搭配4個水箱,水箱一旦發生破管現象,他就必須進水箱內搶修。由於水箱長、寬、高各為2公尺、2公尺、3公尺,扣除設備及管材後,裡面空間狹小,施作不易,且是密閉空間,易發生缺氧現象,空氣又熱又臭,令人噁心想吐,在裡面工作一下子,就有呼吸急促、喘不過氣的現象。同時,為避免觸電,維修設備均改以24V的電源,但仍難免會發生電線破皮而觸電的情形,再一次證明了維修同仁的刻苦精神。

為保護汽機機組的運轉順暢,需抑低軸承振動,提高發電效能,並延長機組的使用壽命。興達發電廠汽機組領班張坤當負責汽機轉子的配重任務,這種如同汽車四輪定位的工作,卻更為精密及困難。張坤當必須與時間賽跑,當機組隔離完成後,才能進入深3公尺的侷限空間內進行搭架與配重作業。可想而知,汽機室內的悶熱的確令人苦不堪言,但是如果軸承振動過大,就必須立刻停機,否則可能就是價值數億元的轉子受損。

避免損失 更新定子線圈及轉子

興達發電廠變電一課課長劉南錦指出,興達發電廠是老電廠,設備相當老舊,仍使用舊有的鋼管式三相共管之345kV高壓充油電纜,之前興達三號機因發生鋼管內電纜接地故障,搶修26天致未能發電,104年替代能源損失約16億元。因此經總管理處許可,將斥資2.04億元,將相同設備之1、2、4號機組之高壓充油電纜汰換為345kV交連PE電纜,除確保夏季供電的穩定外,也可減少電纜故障的高額損失。

興達發電廠電機一課課長陳彥宏也表示,為使機齡老舊的興達1、2號燃煤機組運轉效益提升,確保機組運轉安全及供電穩定,計畫以1.92億元預算將2號機發電機機組的定子線圈重繞,同時以1.97億元將2號機的轉子換新,藉此徹底解決機組的定子線圈端匝故障及轉子嚴重層間短路所導致的運轉限制。陳彥宏說,2號機已預定在今(106)年10月大修進行,並已著手規劃興達1號機發電機轉子重繞或更新案,預定於107年04月大修進行改善,所需預算約1.97億元。

陳彥宏說明,規劃興達1、2號機定子線圈重繞及轉子更新,主要因設備已嚴重老化,隨時可能發生運轉中線圈燒毀事故,倘任何一部發電機組因故障緊急停機而被迫必須改用燃氣機組來替代時,換算其待料期14個月及施工停機檢修時間150日曆天,將造成64億元以上的損失,所以經發電處、綜合研究所、電力修護處等專家評估後,認為確實有必要進行相關汰舊換新及檢修計畫。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