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知識行動展現力量

就事論事

台電綠色企業未來 看這一公頃裡的縮影

文/葉子王(資深記者)

台電未來在這一公頃縮影上,從綠能園區到生態電廠,開發「循環經濟」的商機。

台電的未來在這一公頃的縮影上,這是我對「綠能智慧生態園區」的感想。

台電綜合研究所樹林所區綠能生態園區揭牌,之後,它的靜美外貌及環保內涵,預料將會吸引眾多國人注意及媒體爭相報導。在這個占地約1公頃的園區,涵蓋多項智慧節能科技、微藻固碳、煤灰再利用、綠能發電及儲能技術,對環境與資源卻是影響至深,更是台電未來轉型的關鍵。

尤其政府正在推動「5+2」產業(亞洲矽谷、生技醫療、綠能科技、智慧機械及國防航太等五大創新產業,再加上新農業、循環經濟),其中的「循環經濟」,與綠能智慧園區所揭櫫的成果更是息息相關。

做為全國的電力供應者,利用化石燃料發電過程所產生的溫室氣體與污染物,是無法避免的代價。然而,面對全球暖化的減碳壓力,還有地方政府對空氣清淨的高標,台電燃煤電廠無可避逃「空污」與「廢水」排放的兩大課題。

因此來看綠能智慧生態園區,其重要性不言自明。103年時,綜合研究所先打造出「綠能智慧屋」,今(105)年揭幕「綠能智慧生態園區」,台電的綠能生態三部曲:「智慧家庭」(SmartHome)、「綠色園區」(Green Campus)、「生態低碳島」(Green Island),已經走到第二步。

台電所宣示的是,要把綠能智慧生態園區擴及到各電廠,也就是將來火力電廠走向「生態電廠」,最後走向「海洋牧場」與「生態低碳島」。在這個願景底下,所要研發各種環境友善技術、利用在地資源,剛好切合「循環經濟」的體系。

跟工研院100年起打造的「Green Campus」綠色低碳院區不同,台電生態園區融入了自己電廠特色,將煤灰摻和利用,是我們所看到獨特的一面。

在生態園區中,可以看到台電自己的元素「煤灰」被資源化利用,大量導入植草磚停車格、海綿步道、植物工廠、塑木、雨水回收利用系統,也被做成塑木庭園椅、輕質發泡磚,還有水資源管理導入智慧型能源管理系統。

其他像是園區裡建造的景觀花園及生態池,增加原生植物種植及生物多樣性,以及減少景觀水泥用量,雨水及地表逕流收集系統,這些作法號稱可以固碳每年最大289噸。另外園區內的「綠能供電站」,以太陽能、風力機和儲能電池為主,所區建置的「智慧節能管理系統」,在各棟建築以圖像式能源儀控看板即時呈現這些資訊,以上種種,可以讓我們很清楚一窺未來生態電廠的基礎樣貌。

回到循環經濟概念來,其理想的目標是認為所有的產品與材料最終都可被納入工業與生物兩個循環中,永生不息,以後沒有廢棄物概念。我想對台電來說,這個生物循環就是可極大發揮的一環。

看國外如丹麥,具有生態電廠特色的燃煤電廠,可以把電廠廢熱提供給附近的溫室和漁場加熱使用,蒸氣可以導給製藥廠和化工廠,飛灰留給水泥廠,石膏則供石膏板廠,所有發電過程的廢棄物都成為資源。

目前台電燃煤電廠每年產生煤灰約200萬噸,當然是循環經濟中重要的案例,畢竟轉作綠建材,取代水泥,不僅可以達到固碳效果,還可以不用多花錢處理廢棄物,對公司營運也有直接幫助。

另一個很重要的是綠能智慧屋進行的微藻養殖,藻類生長快速吸附二氧化碳的能力非常之強,光合作用反應器像一部巨大的氣體交換機,固碳效益是植林的十倍以上。

對台電來說,火力電廠產生的廢水與二氧化碳兩大污染物,拿來作微碳固藻養殖,剛好就是最好的循環資源。例如微藻產出的餌料能提供給附近漁場使用,藻類經萃取製造成附加價值較高的保養品,經轉化而成的生質燃料則可以回到電廠鍋爐燃燒使用。

這裡展現了綠能研發及生態環境營造的絕佳組合。

總體而言,雖然在減碳先進技術上,台電在「碳捕捉與封存」與「生質燃料」應用上,仍可再加緊腳步。但這次綠能智慧生態園區展現的綠能發電數據、儲能效益分析、能源管理技術、綠建材應用以及生態環境友善技術,確實可看出是台電在發展下一步海洋牧場與綠能生態低碳島上,結合循環經濟發展的商機。

  • 分享: